•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女孩粉嫩的肉穴中

    发布时间:2019-07-24 00:00:22   





    父亲被调任国外,长年无法回家,文琪家中就剩下母亲佳玲和读高三的妹妹文仪,家中倒也安静。


    父亲失业后,本来家中一片愁云惨雾,父亲的老朋友林载却适时伸出援手,父亲到林载的公司任驻美国服务处经理,家中经济情况反而好转。读大学二年级的文琪在暑假时完全不需要打工,还可以安排一趟美国之行去会会父亲。


    虽然林载算是文琪一家的恩人,可是文琪却讨厌这个男人,四十来岁的人,顶着个大秃头,一副脑满肠肥的模样,老是喜欢问东问西的,可真是令人讨厌。


    对佳玲来讲,老公出国可不是什么好事,她才四十岁,由于保养得法,身材还十分美妙,正才狼虎之年,老公却出国任职,还规定不得携带家眷,快一年多没有翻云 覆雨一翻,长夜漫漫,却叫她如何打发。林载看她白天在家也很无聊,就帮她在公司里安排了一个职位,让她在林载负责的部门当采购人员。凭着佳玲的外语能力, 林载又加意照顾帮忙,佳玲也很快的进入状况,四十岁的年龄,又在职场上一展身手。


    这一天公司因为业绩超前,林载就安排了部门同仁一起吃饭。


    “Grace (佳玲的英文名字)姊姊,我敬你,祝你青春永驻。”席间部门的人凭凭跟佳玲敬酒。佳玲虽然酒量不多,但是因为心情很好,就多喝了几杯。吃完之后,林载又招 待大家去PUB 续摊,佳玲顾虑家里的两个女儿,本来想回家的。可是却禁不住大家的催促,又到了PUB 玩乐,热闹的气氛,让佳玲仿佛回到了年轻时代一样,十分轻松愉快。散会了之后,林载开着车送佳玲回家。一边开,一边聊着生活琐事,林载将车子开到了佳玲家 的地下室停车场,将车灯关掉,佳玲正要下车,林载却拉住她的手。


    “Grace 你好美!跟二十年前在学校时一样美丽呢。”


    “你说笑了,女儿都念大学了呢。”佳玲说。


    “才不会呢,在我心中你永远和二十年前一样美丽。”林载说,双眼直盯着佳玲看,两只手伸过来握住了佳玲的手。 “我从大学时代就喜欢你了,可是你从来都不曾注意过我。我喜欢你二十年了,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注意着你和阿兴的状况… ”


    “阿载,那是过去的事了,我和阿兴都结婚二十年了… ”佳玲抽回了双手说。当年她和阿兴在大学时代就相恋,因为怀孕了所以大学三年级就休学生子,在学校还造成了大轰动。当年的阿兴可是学校吉他社的社长,人又 高大英俊,可是出了社会后,因为眼高手低,事业一直不发达,前几年筹了几百万开了一家乐器行,圆了阿兴的梦想,谁知道却经营不善倒闭,还背了一屁股债务, 这时候要不是阿载大力帮忙,先帮她们垫还贷款,又让阿兴在美国分公司谋了一份高薪的经理缺,佳玲一家不知要沦落到什么程度呢。


    “佳玲,我到现在还没有结婚,你难道一点都知道是为了谁吗?阿兴那臭脾气,要不是看在你的份上,我干嘛还求他来我公司上班,佳玲. …”


    佳玲看着林载的头靠了过来,她还来不及反应,林载就吻了过来,佳玲闪躲着,将头撇开,林载却将舌头伸入了佳玲的耳朵中。


    “阿载,不要啦…”佳玲说着。可是却没有太大的反抗动作,林载一边用舌头在她的耳根上来回舔弄,一边将座椅放倒,整个人翻了过来。


    “啊….,阿载,不行啦。”佳玲低声叫着,双手推着林载。可是林载用体重压迫着佳玲,将佳玲的双手反到了外侧,右手隔着丝质的洋装抚摸着佳玲的山峰,然后慢慢的滑入佳玲的胸口。


    “你先生去美国很久了,你很想要吧。”林载在佳玲的耳朵旁说着,佳玲扭动着身体,可是林载的手将她的衬衫撕裂,胸罩一拉,浑圆的乳房就跳了出来,“奶头好 挺啊,莲”林载又说。佳玲知道自己的身体,她已经一年没有和丈夫做过爱了,在酒精的催促下,她今晚特别的兴奋。当林载的手探入她窄裙下的内裤时,她早已湿 透了。


    “你下面好湿啊,你自己摸摸看。”林载从内裤的边缘把手指伸进去,用指头按住了阴核逗弄着。


    “啊….,不要,不要逗那里….”佳玲呻吟着。


    “哪里啊,不要逗哪里啊,我心爱的莲。”林载一边说,一边加快速度,佳玲摇着腰,呻吟着,她那成熟的身体太需要男人的抚慰了,淫水不停的流出来。林载好像 沉醉在折磨她的快感中,也不急着进入,他低下头用嘴含住那挺起的乳头,手指头一边扣弄着阴核,一边在湿淋淋的阴道中抽插,佳玲发出高潮似的叫声。


    “阿载,不要啦,我….我不行了,啊….啊….不要逗小豆豆啦,啊….”佳玲ㄧ边叫着,一边用力抱着林载往自己怀里揽。已经沉寂了一年的 身体不停的燃烧起来。林载似乎很享受于看佳玲扭动身躯的样子,他一边把佳玲的衣服脱掉,一边不停地刺激着佳玲的全身,从乳头到阴核,从耳垂到小腹,当林载 把佳玲的手牵引到自己的裤裆时,佳玲很快的就拉下了拉链,一双柔嫩的玉手很快的找到了林载的阳具。当佳玲温柔的爱抚那巨大的东西时,却发现林载的阳具上有 奇怪而坚硬的突起,使得林载本来就大的阳具变得更加巨大可怕。


    “我在那东西上面装了好多珍珠,你一定会很喜欢的。”林载说着,他把佳玲的长腿举了起来,宝莲娇喘不止的扭动着腰,林载作弄的把龟头顶在阴核上面搓着,佳玲焦躁的喘着气,哼着渴求的呻吟。林载笑了起来,他对正佳玲那潮湿的肉洞,把那根黑色的长条苦瓜塞入。


    “啊….”在苦瓜塞进去的时候,佳玲大叫了起来,林载急忙用枕头把佳玲的嘴塞住,佳玲很快的咬住了枕头,那根热腾腾的黑苦瓜让佳玲全身都没了力气。尤 其是那一颗颗坚硬的突起,摩擦着肉洞的最深最敏感的地方,佳玲哪里吃过这么可怕的东西,林载将佳玲的大腿扛了起来,双手揉着宝莲那坚挺浑圆的肉求,展开了 快速的攻击,两个人体内的酒精挥发了出来,佳玲一手抓住车顶的把手,一手捉住林载的手臂,哎哎的呻吟着。


    “我到了….阿载!啊….我到了….啊..啊..我不行了,我不行了,要死掉了啦….”佳玲重复着无意义的呓语,林载那入了珠的可怕东西将她推向了淫欲的深渊。


    “莲,爽不爽….嗯?爽不爽….”林载一边问,一边用力的挺动腰际的兵器,佳玲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林载要她回答什么她就回答什么,她的脑袋里充满了性交的快感,在林载猛烈的性交中,她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浪水从潮湿的肉洞中流出,把林载的皮质座椅弄的又湿又黏。


    佳玲的肉洞一次又一次的猛烈收缩,她的身体因兴奋而发红发热,猛烈的快感一次又一次的袭来,佳玲的脑袋一片空白….当林载把热腾腾的精液射入她的体内时,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佳玲的阴道更像是要吸干精液一样的紧缠住林载的阳具。


    文琪觉得最近母亲和林载的态度很奇怪,林载常常登门造访,母亲更是经常晚归,而母亲每天出门前的化妆时间也加长,更添购了许多的昂贵性感内衣。每天林载都 送母亲回家。尤其是林载和母亲对望的眼神更令她不安,母亲好像依人的小鸟一般望着林载,林载则一副主人的样子似的望着母亲。文琪觉得母亲和林载之间似乎有 着不可告人的关系。


    文琪的妹妹文仪也敏感的察觉到这个状况,姊妹两人对这种状况都不知如何是好,父亲人在异乡,而母亲一向为她们所深爱,林载更是资助她们家的大恩人。文琪不愿意往坏的方向想,可是母亲在深夜还未回家,也没有打电话,文琪坐在书桌前,不得不怀疑了起来。


    文琪等到了晚上一点,叹了叹气,关了灯,正准备睡觉时,大门响起了开门声,文琪没有出房门,因为她听见了男人的声音。那是林载的声音,母亲似乎又跟林载出去了一晚上。文琪待在房间里,客厅传来了声音……


    自从佳玲和林载发生关系后,林载就一次又一次的跟佳玲求欢,佳玲起初还不太愿意,但是因为家里欠了林载几百万块元,她也不得不屈服,林载用他那加料的巨大 阳具在各种场合做爱,不管是办公室还是厕所里,每次只要林载的东西一进到自己的身体里,佳玲就被他所征服,最近几个礼拜以来,林载一直要佳玲带他到佳玲的 家中做爱,佳玲始终不肯。可是今晚….


    “给我进去嘛….”林载说着。


    “不行,我女儿在家….”佳玲抗拒着。可是林载趁她开门的时候,一把从后面搂住了她。 “不要不要啦….”佳玲挣扎着。



    “不要叫,你想让你女儿知道吗?”林载说着。他的手又伸入了佳玲的短裙下。


    “你又想要了,不会吧。”佳玲不可思议的说,林载今天已经跟她做爱几次了。虽然说林载的精力旺盛,可是一个四十岁的男人,有这种精力真是难以想像。


    “我一直想在你家客厅里,把你最喜欢的苦瓜塞进你身体里呢。”林载说着。


    佳玲伸手往林载裤档一摸,那玩意竟然又已经硬邦邦的,她叹了口气,两人搂抱着进了客厅,林载不由分说的便在沙发上办起事来。这时候的文琪正偷偷的开了房间门偷看。


    “你喜不喜欢吃我的东西,喜不喜欢?”林载问着跪在地上吹喇叭的佳玲。


    佳玲不说话,只是用舌头仔细的舔着林载的黑苦瓜、龟头和睾丸,然后又含住了苦瓜的前端,两手不停的搓弄着。


    “你这好色的女人,只要看到我的黑苦瓜就发春了。”林载用手拍着佳玲的脸颊。然后把苦瓜抽了出来。剥光了衣服,压在佳玲身上开始干了起来。佳玲用湿润的阴户和挺动的腰身迎合着那根巨大的阳具,然后开始呻吟了起来。


    文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敬爱的母亲竟然在客厅的沙发上和那讨厌的秃头男做出背叛父亲的事,母亲一点反抗都没有的表现更让她气愤。她轻轻带上了 门,把母亲和男人交合的声音隔在门外。她张开眼睛,却看见妹妹文仪已经醒来,对着她低声问道:“姊,那是什么声音!”文琪脸一红也不知该怎么回答,便说 道:“你快睡,妈妈喝醉酒,在发酒疯呢?”


    文仪扭开了床头灯,说:“那我去看看!”文琪把妹妹拉住,说:“我刚去看过了,妈说她一会就睡了,叫我们别吵她呢。”文仪听姊姊这么说,便蒙头睡觉去了。


    这时候的客厅里,男女的交合正达到高潮,佳玲为了怕惊醒女儿一直不敢浪叫,可是在高潮的时候,她哪里还记得,林载一边用大苦瓜干她,一边挑逗的说: “莲,爽不爽。”


    佳玲一边喘着气一边叫:“爽…爽…好爽,啊….阿载,阿载,我不行了,啊!”


    “大声点,我要听你叫床,大声点!”林载逼迫着,大肉棒不停的撞击着佳玲,佳玲这时只觉得干她的男人是她的主人,脑袋了除了快感,就是对快感的追求。她听话的大声叫着,“啊….阿载!


    我爱你,啊….我好爽,爽死了,啊….啊….啊….对对,我喜欢,喜欢你干我,啊….我不行了,阿载! ”


    “再大声点,喜不喜欢?喜不喜欢被我干!”林载一边做着最后的冲刺一边问。


    “喜欢啦!啊….我死掉了,阿载,我真的不行了,啊….啊….”佳玲放声大叫,根本忘了自己是在家里,两个女儿只隔着薄薄的隔间板壁。


    “我要射在里面罗,我要射罗。”林载也大声的说着。


    “好!好!好!啊…..”佳玲感觉到身体里一阵阵的猛烈抽刺,火热的精液直射入她子宫的深处。


    佳玲又像每一次和林载性交过后一样的晕过去了。


    房间里的两姊妹听到这种声音,文仪也不用问姊姊了,她虽然读的是一流女校,可是这种声音还是知道母亲正在林载做什么。想着想着竟心猿意马起来,手指头不由 自主的往下身摸去。白皙的中指摸到了自己湿淋淋的阴户,往上一滑就摸到了已经硬起来的小豆豆。文仪一边用手指缓缓摸着,那又舒服又害怕的感觉让她不由自主 的越来越加大动作,她低低的喘息着,扭动着身体,淫水越流越多,越流越多….


    文琪躺在床上,心里越来越气,她根本没注意到妹妹的变化。


    林载躺在佳玲的身上,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把紧紧抱住他的佳玲的手拨开,然后坐在沙发上,沙发上有些凉凉黏黏的东西,林载望着裸体的佳玲,从衣服的口袋里找出香烟来抽,笑意涌上了他那张满是油光的脸,亮亮的秃头也泛起了光彩。


    他对着佳玲,轻声说:“你在大学的时候甩都不甩我,阿兴也看不起我,我现在要把和你当年一样漂亮的女儿通通变成我的奴隶,我要把她们干得死去活来,个个争着吃我的老二,摇着湿答答的鸡巴求我干她们,嘿嘿嘿…”林载想到淫秽处,不禁笑了起来。


    林载吸完了烟,从手提包中取出了几样东西,那是几片药片,三副手铐,头罩,绳子和一把手枪。


    他先把催眠药灌进佳玲的嘴里,又把她铐起来,绑了起来,拿头罩蒙起她的头。然后站了起来,打开冰箱,把催眠药和两杯可乐充分的混合后放在桌上。然后光着身子摇着肉棒走到两姊妹的房门口。


    文仪手淫到高潮之后,正躺在床上呼呼喘着气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她睁开眼睛一看,一个男人的身影在门口,她吓了一跳。听到姊姊文琪的声音在问:“林叔叔,你要干什么!”


    房间的灯打开了,文仪轻呼了起来,林载没有穿衣服站在房门口,他说道:“起来!起床了!”他挥动着手里的枪。命令着两姊妹。 “快!到客厅来,不然我杀了你们的妈妈!”


    文琪和文仪都跳下了床,林载一边催促她们快点,一边叫她们安静,文琪和文仪受到手枪和母亲性命的双重威胁,乖乖下了床,走到了客厅。


    林载望着客厅里并排站着的两姊妹,因为天气热,她们都没穿多少衣服,文琪只穿着一件纱质睡衣,里面什么都没穿,她的两手交叉握在胸前。文仪因为刚刚才手淫,底裤湿答答的,她穿着可爱的内衣睡觉,两手不自然的放在下体前面。


    林载上上下下观察着被威吓住的两姊妹,姊姊文琪身高比较高,一头流利的短发还乱乱的,妹妹咏仪矮了一点点,可是胸部好像比较大的样子,一头长发挂到了腰际,两只手在下体前面挡着,头低低的望着地板。文琪也是低着头,满脸是不安与恐惧的神色。


    “你们刚刚听到妈妈的叫声了吧!”林载色咪咪的笑着,“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裸体吧?不要怕,听话的话,叔叔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他的手枪在佳玲的头上晃来晃去。


    “抬头看着我!”林载大声道,两姊妹只好抬起头来,看着这个中年男子,油光发亮的头,狰狞的色咪咪的脸,微微下垂的小腹和那个丑陋的东西。


    “不听话的话,你们的妈妈可就没命了哦,乖!听话,喂!妹妹,不要一直低着头看地下,你手在遮什么,拿开,举高!”林载命令文仪把手举高,文仪一张脸又红又急,眼泪竟流了出来。


    林载看到文仪的粉红色底裤上竟然有一大片湿湿的痕迹,不禁笑了起来,轻声的说:“小妹妹,听到叔叔干你妈妈的声音发春了啊。”只把文仪的脸红的跟苹果一样,她又怕又羞,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下来。


    “不要哭,叔叔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听话哦。”林载柔声说,“姊姊,你现在跪下,转过去,妹妹照办,然后把两手向上举高来,快。”


    两姊妹乖乖的跪下,转过身去,两手举高,林载拿着手铐走过去,把手铐铐上了两姊妹的手腕。咏琪小心的问着:“你..你要作什么?”林载从她背后踹了下去,把文琪踹倒在地下,然后朝着她屁股踩了下去,文琪哇的一声大叫,林载又是一脚踹下去。


    “不准问!谁叫你问的,婊子!”林载转过头去,看着惊恐的文仪,笑道:“我踹你姊姊,你瞪什么瞪,也想要是不是?是不是!”


    文仪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人对她这么凶过,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坏的人,她张大了嘴巴想哭,林载一脚踩住文琪,一边拿枪口指着文仪的嘴,说:“哭啊,你哭啊,老子轰烂你的头,臭女人!”咏仪被这么一吓也不敢哭了。乖乖的听林载的吩咐。


    林载很快的把三个女人绑在椅子上,把安眠药鍡给她们吃之后,就躺在佳玲家的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折腾了一晚上,他也需要好好睡一觉,因为三个女人还等着他调教呢。


    文琪一觉起来,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房间中,房间的摆设就??像旅馆一样,可是自己的手还是被绑着,母亲和妹妹却不知道在哪里。房间的门被打开了,林载走了进来,那可怕的人摇着黑色的大老二向文琪靠近。


    “你…你要做什么啊。”文琪惊慌的说。他看到林载走到自己的背后,却不知道林载要在自己背后做什么。


    “你现在开始,要叫我主人,你是我的奴隶,你的天职是服从我和取悦我,你知道吗?臭婊子!”林载在她把嘴巴放在她的耳朵边说。


    “你开什么玩笑,我妈妈和妹妹呢?”文琪说。她的身体紧张的绷了起来。


    “别担心,你的妈妈和妹妹现在都很安全,你先担心你自己吧!”林载把手放在文琪的胸部上,开始揉了起来。文琪惊吓的大叫起来,可是林载很快的把文琪的上衣钮扣扭开,把手伸进了文琪的衣服中,隔着胸罩用手指弄着文琪的乳头。


    “不要啊!”文琪大叫着,可是双手被反绑在椅子上,她只能扭动着却无法摆脱林载的双手。林载的手从胸部逐渐向下移,把文琪的窄裙松开,那粗短的手指摸进了 文琪的柔软的阴毛中,“不行!”咏琪感觉到林载的手指在探索着裂缝,她拚命的挣扎,把椅子给弄??翻了。林载差点也跟着跌倒,他啐了口口水,用手指指着文 琪的脸骂着。


    “你真不听话啊,臭婊子!”林载骂着,文琪回骂他:“你才不要脸呢!死秃头!”


    林载笑笑,他提起了脚往文琪娇嫩的脸踏去,把文琪的脸踩在了地上,文琪闻着林载的脚臭味,恶心的快要吐出来,“我看你硬到什么时候?”林载叫着,“你是我 的奴隶,知不知道!”他往文琪的肚子上用力踹了一脚,文琪呕的一下差点吐了出来,可是林载一点也不饶她,马上又用脚瞄准了文琪的乳房踢了下去,文琪痛得只 能咳嗽。


    林载把文琪丢到了床上,用脚踏住文琪的乳房,脚趾夹住乳头搓弄着,看着文琪痛苦的样子,他哈哈笑了起来,问着:“你的三围是多少啊,小母狗。”


    文琪知道自己不顺从就会招来一顿毒打,回答说:“36,23,34”


    林载满意的点头又问“看你的样子是穿C罩杯的胸罩罗。”文琪点点头,林载的脚趾又夹住了另一边的乳头。 “乳晕也很小,不错,是不是处女。”


    文琪点点头,林载油光的脸上路出了笑容,说:“你的第一个男人就要出现了。可爱的奴隶。”林载抱起文琪的屁股,脱去了她的内裤,文琪知道自己今天已经无法 反抗了,索性闭上了眼睛,可是林载却不急着进去,他拨开了那丛密林,用手指扳开文琪的阴唇,文琪的那里从来没被人碰过,她感到有点痛,细细的眉头皱了起 来。林载淫笑着说:“琪琪,你的这里好漂亮,嫩嫩的粉红色,叔叔要舔一舔了。”


    文琪听着猥亵的言语,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可是下身那敏感的器官正感觉到林载口中的热气,那湿热软滑的舌尖已经舔了上来。 “啊….”文琪低声叫了出来,林载用舌尖砥着文琪的阴核,口水把文琪的性器弄的湿答答的。林载很有耐性的舔着文琪的性器,整个舌头都黏了上来,在文琪 的阴唇上滑动着,舌尖挑弄着阴核,文琪扭着腰想躲避,可是林载的力量相当大,文琪的大腿整个被扳开,大腿部的肉夹着林载的头。林载把整个头都埋了下去,啧 啧的舔着文琪那第一次开发的美丽性器,文琪的身体很快的起了反应,她努力的咬着嘴唇不想发出声音,可是自己敏感的身体却不听使唤的起了感应,阵阵的酥麻 感,热热的电流在身体里乱窜。没有经验的文琪哪里受得了这么刺激的攻击,阴唇兴奋的充血,阴核也硬了起来,身体里流出了热热的果汁,林载把舌头伸进小穴中 来回舔着,文琪张开了双唇,发出呻吟来。


    “叔叔,啊….人家….不要舔了,不要啦,啊….啊….哎哎….我受不了了….啊~~”文琪双手紧抓着床单,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感觉,身体不听使唤的发热,脑袋里阵阵的快感,舒服的快要晕过去。


    林载知道她有了感觉,就把身体压了上来,黑色的龟头在蜜穴口顶啊顶的,文琪心里知道自己的处女即将要失去了,她撇过了脸,咬着嘴唇,林载的巨炮很快的就定 位,开始往文琪的身体里塞进去,林载已经许多年没有享受过处女的滋味,文琪那又窄又紧的阴道让他兴奋无比,他不是不知道应该慢慢的开发文琪的身体,可是心 里潜藏已久的恶劣欲望又让他忍不住的想折磨这个美丽的二十岁女孩,似乎眼前这个女孩就是二十年前那个抛弃他的女孩。于是他根本忘记眼前这个女孩是个完全没 有经验的处女,林载奋力的把自己那根凹凸不平满是颗粒的巨大阳具塞进文琪湿润的身体里,处女的血流了出来,文琪痛苦的大叫,可是林载完全没有听到,文琪处 女的血流在她雪白的大腿上,沾在自己的身上,林载更加的兴奋,他用手沾了两人结合处那又血腥又淫乱的汁液,放在自己的嘴里,那种味道让林载疯狂,文琪叫的 越大声,林载抽插的越用力。


    文琪从来不知道被男人贯穿身体是这么的痛,虽然她也知道那是很痛的事,可是她却不知道竟然如此的痛,她紧紧咬着牙齿,等待那一刻的来临,她睁开眼睛,看见 林载的秃头,眼睛似乎着了迷一样,龟头顶上来的时候,文琪还稍稍的移动了屁股的位置,想让林载进来的顺利些,可是她那未经开发的阴道对谁来讲都是太窄太紧 了,林载的阳具一开始用力,文琪紧闭的嘴就大大的张开了,眼泪不听控制的流了出来,林载那无敌黑金刚让她叫得声音沙哑,可是她又无力反抗。


    林载顶住文琪那双又长又直的美腿,双手粗暴的握住乳房,一下又一下的撞击着文琪的处女地,一边问着文琪:“你爽不爽,爽不爽?”可怜的文琪这时候早已痛得 七晕八素,哪里会爽,全身无力的任由林载撞击自己,鲜红的血沾满了林载的黑金刚,在自己的身体深入又深入,直撞入子宫的深处,把文琪逐渐的送入淫乱的地 狱,她的身体也逐渐的对男人的撞击有所回应,先前可怕的疼痛让文琪的控制力完全崩溃。


    “你的那里好紧啊,叔叔好爽啊。”林载一边说得猥亵的话,文琪的惨叫声这时候也逐渐小声了,那剧烈的痛楚已经逐渐退去,快感却更猛烈的传来。淫猥的交合声 中,开始出现文琪的喘息声。林载巨大的阳具这时候也可以顺利的抽动了,在文琪紧密的小穴中摩擦的突起,更让文琪无法抵抗。


    “啊….啊….叔叔….啊….解开人家的手….啊….我不行了….受不了….啊”文琪的脚被林载整个抬了起来,林载粗糙 的手紧紧抓住文琪的乳房,文琪的屁股被抬高,男人的阴茎整个刺入她的身体里,撞到子宫壁的猛烈撞击,让文琪达到了生平第一次的高潮,蜜汁大量的流出,她想 紧紧抱住男人的身体,可是双手被绑住。


    林载停下了动作,解开文琪的手,文琪还停留在快感的余韵中,她紧闭着双眼,纤细的双臂紧紧将男人抱住,两条白腿紧夹住林载的腰。林载马上又开始了抽插的动 作,在蜜汁的滋润下,文琪的第二次高潮很快的又来到,连续的高潮让她忘了身在何处,脑海中一片空白??,终于林载在她的蜜穴深处射出了火热的精液。文琪爽 到最高点,晕了过去。


    这时佳玲隔着单向透明镜子,看着自己的女儿被强奸达到高潮,她的精神压力非常的大,她埋怨自己带进这个变态的男人,让自己的宝贝女儿遭殃,佳玲虽然双手被铐在墙上,却忍不住的挣扎大叫。宝莲的身上只穿着内衣裤,双脚穿着极高的高跟靴子。


    “看到女儿被强奸,心里不舒服吧!”两个男人走进来,带头的一个是公司的职员小李,他手上带着皮鞭,后面跟着的是张先生。佳玲知道那是上星期的客户。


    “让我们帮你纾解一下压力吧,婊子!来吧。”小李说,他从后面的抓住佳玲。


    佳玲大叫着:“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啊,救命啊!救命啊!”她的双脚不停的往前踢。张先生把鞭子虚劈了一下。随即往佳玲身上招呼,呼的一下,在佳玲身上留下清脆的响声,伴随的是撕裂的丝质内衣,和佳玲的哀鸣。


    “张先生,爽吧!”小李说道。前面那位中年的男子大声叫着:“爽啊!”佳玲看着他狰狞的,涨红的脸,心里感到绝望。她不知道这世界怎么了。


    “爽不爽!婊子!”张先生又挥鞭了。


    “啊!救命啊!不要打我!”佳玲痛得险些昏过去,她细嫩的肌肤几时受过这种伤害。


    “说爽!笨婊子!再吃一鞭。”张先生很快的又挥鞭下去。


    “爽!爽!爽!不要打我了!哎唷!”佳玲呜咽着叫道。


    “爽!臭婊子喜欢挨鞭子是吗!好!”张先生狞笑道。马上又加几鞭给佳玲。佳玲被打得险些晕了过去。


    “爽吗?臭婊子!”张先生问道。


    “不!不爽!好痛啊!饶了我吧!不要打我了!”佳玲哭求着。


    “饶了你!??”张先生又笑了,“行啊!我打到你尿出来就不打了!”鞭子继续的挥落,夹杂着男人的命令,“尿啊,抬起腿尿啊! ”


    佳玲甩着长发,哭叫着:“我听话!我听话!别打了!”


    “要叫我!亲爱的主人!”张先生说着。


    “主人,主人,饶了我….哎唷!啊!好痛啊!救命啊!不要了!哎唷!主人!主人!”佳玲哭着。


    “尿啊!快尿啊!”男人一边吼叫,一边用力鞭打着佳玲。佳玲在这种情况下,虽然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也只好抬起腿,开始尿尿。 “腿抬高!婊子!”小李用手把佳玲的脚抬高,让佳玲的尿滴在地上。


    “婊子!乖乖听话啊!”小李在佳玲耳边说,“你现在是我们的奴隶!不过我们不会虐待奴隶,马上给你些爽的尝。”小李说着,把佳玲吊在上面的手铐解开,佳玲脚一软,滩在地上。


    “来,尝尝主人恩赐的圣水!”小李跟着跪下去,拧了佳玲一把。佳玲无奈,只好依小李的话做,跪在地上,把头上仰,嘴巴张开。而张先生也一副很满意的样子,对准佳玲的嘴,射出金黄色的尿水。 “喝下去哦!贱人!不然有你好受的。”


    佳玲张大了嘴,把张先生的阳具含住,任由尿水射入喉咙深处,可是她实在不敢喝下去,这时候鞭子挥击了下来,宝连忍不住痛,把张先生的尿给喷了出来。


    “他妈的,臭婊子,给我舔干净。”张先生怒斥着。佳玲只好照做,她很仔细的舔着张先生的下半身,这时候小李突然从后面捉住她的双乳搓弄着,硬邦邦的老二也顶了上来。


    “嗯!哦….”嘴里被塞进张先生的阳具,佳玲无法发出声音。小李用手指在屁股洞上面抹上滑滑的药膏,中指在肛门里进进出出的,佳玲受到这种刺激,嘴巴和舌头更加用力的弄着张先生的阳具,张先生也发出爽快的呻吟。


    “张先生,可以了。”小李说。张先生和小李很快的换了位置。


    佳玲全身疼痛,嘴里又被灌进尿液,她的脑袋完全慌乱,屈服于男人的淫威之下。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对于自己成为性奴隶的事实,只好接受了。


    文仪对自己的处境感到悲哀,因为她对于母亲和姊姊的遭遇完全无能为力,而母亲和姊姊的反应也完全超出她的意料之外。


    文仪双手双脚都被绳子绑起来,吊在空中,双脚大大的张开来,高中生的黑色裙子垂到了腰际,白色的内裤露了出来,林载笑着把手指伸进文仪的内裤中。受到春药 的刺激,里面早就湿透了,文仪紧张的喘着气,少女思春的年纪,受到春药和男人的刺激,文仪虽然觉得丢脸,可是这时候身体却不听话,蜜汁不停的流出来,林载 粗粗的手指在文仪的花瓣上顺畅的滑动着,阴核受到了刺激,也兴奋的挺起。


    林载脱下了裤子,把又长又粗,又布满突起的阳具对准了文仪粉红色的嫩穴,慢慢的向里面挺进,文仪感受到林载炙热的龟头在窄小的蜜穴口挺进,心里虽然害怕, 可是身体却无法反抗,而佳玲和文琪那种欲仙欲死的骚样,这时却鲜明的在眼前出现。林载扶住她又翘又圆的屁股,巨炮塞进一点就停一下,慢慢的往里头撞,文仪 不停的喘着气,虽然林载很慢的动作,可是那种被刺穿的痛楚,仍然让文仪受不了。


    “不要了,啊,不要再进来了!啊。要死了,好痛!啊。”文仪哭叫着,林载的龟头突破了女孩最后的脆弱防线。


    “臭阿兴,老子憋了二十年的鸟气总算出了。”林载一面干着文仪,一面想着等阿兴回来看到自己妻女这副模样的时候,那表情一定很棒,然后一面把肉棒奋力的插入年轻女孩粉嫩的肉穴中。


    父亲被调任国外,长年无法回家,文琪家中就剩下母亲佳玲和读高三的妹妹文仪,家中倒也安静。


    父亲失业后,本来家中一片愁云惨雾,父亲的老朋友林载却适时伸出援手,父亲到林载的公司任驻美国服务处经理,家中经济情况反而好转。读大学二年级的文琪在暑假时完全不需要打工,还可以安排一趟美国之行去会会父亲。


    虽然林载算是文琪一家的恩人,可是文琪却讨厌这个男人,四十来岁的人,顶着个大秃头,一副脑满肠肥的模样,老是喜欢问东问西的,可真是令人讨厌。


    对佳玲来讲,老公出国可不是什么好事,她才四十岁,由于保养得法,身材还十分美妙,正才狼虎之年,老公却出国任职,还规定不得携带家眷,快一年多没有翻云 覆雨一翻,长夜漫漫,却叫她如何打发。林载看她白天在家也很无聊,就帮她在公司里安排了一个职位,让她在林载负责的部门当采购人员。凭着佳玲的外语能力, 林载又加意照顾帮忙,佳玲也很快的进入状况,四十岁的年龄,又在职场上一展身手。


    这一天公司因为业绩超前,林载就安排了部门同仁一起吃饭。


    “Grace (佳玲的英文名字)姊姊,我敬你,祝你青春永驻。”席间部门的人凭凭跟佳玲敬酒。佳玲虽然酒量不多,但是因为心情很好,就多喝了几杯。吃完之后,林载又招 待大家去PUB 续摊,佳玲顾虑家里的两个女儿,本来想回家的。可是却禁不住大家的催促,又到了PUB 玩乐,热闹的气氛,让佳玲仿佛回到了年轻时代一样,十分轻松愉快。散会了之后,林载开着车送佳玲回家。一边开,一边聊着生活琐事,林载将车子开到了佳玲家 的地下室停车场,将车灯关掉,佳玲正要下车,林载却拉住她的手。


    “Grace 你好美!跟二十年前在学校时一样美丽呢。”


    “你说笑了,女儿都念大学了呢。”佳玲说。


    “才不会呢,在我心中你永远和二十年前一样美丽。”林载说,双眼直盯着佳玲看,两只手伸过来握住了佳玲的手。 “我从大学时代就喜欢你了,可是你从来都不曾注意过我。我喜欢你二十年了,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注意着你和阿兴的状况… ”


    “阿载,那是过去的事了,我和阿兴都结婚二十年了… ”佳玲抽回了双手说。当年她和阿兴在大学时代就相恋,因为怀孕了所以大学三年级就休学生子,在学校还造成了大轰动。当年的阿兴可是学校吉他社的社长,人又 高大英俊,可是出了社会后,因为眼高手低,事业一直不发达,前几年筹了几百万开了一家乐器行,圆了阿兴的梦想,谁知道却经营不善倒闭,还背了一屁股债务, 这时候要不是阿载大力帮忙,先帮她们垫还贷款,又让阿兴在美国分公司谋了一份高薪的经理缺,佳玲一家不知要沦落到什么程度呢。


    “佳玲,我到现在还没有结婚,你难道一点都知道是为了谁吗?阿兴那臭脾气,要不是看在你的份上,我干嘛还求他来我公司上班,佳玲. …”


    佳玲看着林载的头靠了过来,她还来不及反应,林载就吻了过来,佳玲闪躲着,将头撇开,林载却将舌头伸入了佳玲的耳朵中。


    “阿载,不要啦…”佳玲说着。可是却没有太大的反抗动作,林载一边用舌头在她的耳根上来回舔弄,一边将座椅放倒,整个人翻了过来。


    “啊….,阿载,不行啦。”佳玲低声叫着,双手推着林载。可是林载用体重压迫着佳玲,将佳玲的双手反到了外侧,右手隔着丝质的洋装抚摸着佳玲的山峰,然后慢慢的滑入佳玲的胸口。


    “你先生去美国很久了,你很想要吧。”林载在佳玲的耳朵旁说着,佳玲扭动着身体,可是林载的手将她的衬衫撕裂,胸罩一拉,浑圆的乳房就跳了出来,“奶头好 挺啊,莲”林载又说。佳玲知道自己的身体,她已经一年没有和丈夫做过爱了,在酒精的催促下,她今晚特别的兴奋。当林载的手探入她窄裙下的内裤时,她早已湿 透了。


    “你下面好湿啊,你自己摸摸看。”林载从内裤的边缘把手指伸进去,用指头按住了阴核逗弄着。


    “啊….,不要,不要逗那里….”佳玲呻吟着。


    “哪里啊,不要逗哪里啊,我心爱的莲。”林载一边说,一边加快速度,佳玲摇着腰,呻吟着,她那成熟的身体太需要男人的抚慰了,淫水不停的流出来。林载好像 沉醉在折磨她的快感中,也不急着进入,他低下头用嘴含住那挺起的乳头,手指头一边扣弄着阴核,一边在湿淋淋的阴道中抽插,佳玲发出高潮似的叫声。


    “阿载,不要啦,我….我不行了,啊….啊….不要逗小豆豆啦,啊….”佳玲ㄧ边叫着,一边用力抱着林载往自己怀里揽。已经沉寂了一年的 身体不停的燃烧起来。林载似乎很享受于看佳玲扭动身躯的样子,他一边把佳玲的衣服脱掉,一边不停地刺激着佳玲的全身,从乳头到阴核,从耳垂到小腹,当林载 把佳玲的手牵引到自己的裤裆时,佳玲很快的就拉下了拉链,一双柔嫩的玉手很快的找到了林载的阳具。当佳玲温柔的爱抚那巨大的东西时,却发现林载的阳具上有 奇怪而坚硬的突起,使得林载本来就大的阳具变得更加巨大可怕。


    “我在那东西上面装了好多珍珠,你一定会很喜欢的。”林载说着,他把佳玲的长腿举了起来,宝莲娇喘不止的扭动着腰,林载作弄的把龟头顶在阴核上面搓着,佳玲焦躁的喘着气,哼着渴求的呻吟。林载笑了起来,他对正佳玲那潮湿的肉洞,把那根黑色的长条苦瓜塞入。


    “啊….”在苦瓜塞进去的时候,佳玲大叫了起来,林载急忙用枕头把佳玲的嘴塞住,佳玲很快的咬住了枕头,那根热腾腾的黑苦瓜让佳玲全身都没了力气。尤 其是那一颗颗坚硬的突起,摩擦着肉洞的最深最敏感的地方,佳玲哪里吃过这么可怕的东西,林载将佳玲的大腿扛了起来,双手揉着宝莲那坚挺浑圆的肉求,展开了 快速的攻击,两个人体内的酒精挥发了出来,佳玲一手抓住车顶的把手,一手捉住林载的手臂,哎哎的呻吟着。


    “我到了….阿载!啊….我到了….啊..啊..我不行了,我不行了,要死掉了啦….”佳玲重复着无意义的呓语,林载那入了珠的可怕东西将她推向了淫欲的深渊。


    “莲,爽不爽….嗯?爽不爽….”林载一边问,一边用力的挺动腰际的兵器,佳玲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林载要她回答什么她就回答什么,她的脑袋里充满了性交的快感,在林载猛烈的性交中,她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浪水从潮湿的肉洞中流出,把林载的皮质座椅弄的又湿又黏。


    佳玲的肉洞一次又一次的猛烈收缩,她的身体因兴奋而发红发热,猛烈的快感一次又一次的袭来,佳玲的脑袋一片空白….当林载把热腾腾的精液射入她的体内时,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佳玲的阴道更像是要吸干精液一样的紧缠住林载的阳具。


    文琪觉得最近母亲和林载的态度很奇怪,林载常常登门造访,母亲更是经常晚归,而母亲每天出门前的化妆时间也加长,更添购了许多的昂贵性感内衣。每天林载都 送母亲回家。尤其是林载和母亲对望的眼神更令她不安,母亲好像依人的小鸟一般望着林载,林载则一副主人的样子似的望着母亲。文琪觉得母亲和林载之间似乎有 着不可告人的关系。


    文琪的妹妹文仪也敏感的察觉到这个状况,姊妹两人对这种状况都不知如何是好,父亲人在异乡,而母亲一向为她们所深爱,林载更是资助她们家的大恩人。文琪不愿意往坏的方向想,可是母亲在深夜还未回家,也没有打电话,文琪坐在书桌前,不得不怀疑了起来。


    文琪等到了晚上一点,叹了叹气,关了灯,正准备睡觉时,大门响起了开门声,文琪没有出房门,因为她听见了男人的声音。那是林载的声音,母亲似乎又跟林载出去了一晚上。文琪待在房间里,客厅传来了声音……


    自从佳玲和林载发生关系后,林载就一次又一次的跟佳玲求欢,佳玲起初还不太愿意,但是因为家里欠了林载几百万块元,她也不得不屈服,林载用他那加料的巨大 阳具在各种场合做爱,不管是办公室还是厕所里,每次只要林载的东西一进到自己的身体里,佳玲就被他所征服,最近几个礼拜以来,林载一直要佳玲带他到佳玲的 家中做爱,佳玲始终不肯。可是今晚….


    “给我进去嘛….”林载说着。


    “不行,我女儿在家….”佳玲抗拒着。可是林载趁她开门的时候,一把从后面搂住了她。 “不要不要啦….”佳玲挣扎着。


    “不要叫,你想让你女儿知道吗?”林载说着。他的手又伸入了佳玲的短裙下。


    “你又想要了,不会吧。”佳玲不可思议的说,林载今天已经跟她做爱几次了。虽然说林载的精力旺盛,可是一个四十岁的男人,有这种精力真是难以想像。


    “我一直想在你家客厅里,把你最喜欢的苦瓜塞进你身体里呢。”林载说着。


    佳玲伸手往林载裤档一摸,那玩意竟然又已经硬邦邦的,她叹了口气,两人搂抱着进了客厅,林载不由分说的便在沙发上办起事来。这时候的文琪正偷偷的开了房间门偷看。


    “你喜不喜欢吃我的东西,喜不喜欢?”林载问着跪在地上吹喇叭的佳玲。


    佳玲不说话,只是用舌头仔细的舔着林载的黑苦瓜、龟头和睾丸,然后又含住了苦瓜的前端,两手不停的搓弄着。


    “你这好色的女人,只要看到我的黑苦瓜就发春了。”林载用手拍着佳玲的脸颊。然后把苦瓜抽了出来。剥光了衣服,压在佳玲身上开始干了起来。佳玲用湿润的阴户和挺动的腰身迎合着那根巨大的阳具,然后开始呻吟了起来。


    文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敬爱的母亲竟然在客厅的沙发上和那讨厌的秃头男做出背叛父亲的事,母亲一点反抗都没有的表现更让她气愤。她轻轻带上了 门,把母亲和男人交合的声音隔在门外。她张开眼睛,却看见妹妹文仪已经醒来,对着她低声问道:“姊,那是什么声音!”文琪脸一红也不知该怎么回答,便说 道:“你快睡,妈妈喝醉酒,在发酒疯呢?”


    文仪扭开了床头灯,说:“那我去看看!”文琪把妹妹拉住,说:“我刚去看过了,妈说她一会就睡了,叫我们别吵她呢。”文仪听姊姊这么说,便蒙头睡觉去了。


    这时候的客厅里,男女的交合正达到高潮,佳玲为了怕惊醒女儿一直不敢浪叫,可是在高潮的时候,她哪里还记得,林载一边用大苦瓜干她,一边挑逗的说: “莲,爽不爽。”


    佳玲一边喘着气一边叫:“爽…爽…好爽,啊….阿载,阿载,我不行了,啊!”


    “大声点,我要听你叫床,大声点!”林载逼迫着,大肉棒不停的撞击着佳玲,佳玲这时只觉得干她的男人是她的主人,脑袋了除了快感,就是对快感的追求。她听话的大声叫着,“啊….阿载!


    我爱你,啊….我好爽,爽死了,啊….啊….啊….对对,我喜欢,喜欢你干我,啊….我不行了,阿载! ”


    “再大声点,喜不喜欢?喜不喜欢被我干!”林载一边做着最后的冲刺一边问。


    “喜欢啦!啊….我死掉了,阿载,我真的不行了,啊….啊….”佳玲放声大叫,根本忘了自己是在家里,两个女儿只隔着薄薄的隔间板壁。


    “我要射在里面罗,我要射罗。”林载也大声的说着。


    “好!好!好!啊…..”佳玲感觉到身体里一阵阵的猛烈抽刺,火热的精液直射入她子宫的深处。


    佳玲又像每一次和林载性交过后一样的晕过去了。


    房间里的两姊妹听到这种声音,文仪也不用问姊姊了,她虽然读的是一流女校,可是这种声音还是知道母亲正在林载做什么。想着想着竟心猿意马起来,手指头不由 自主的往下身摸去。白皙的中指摸到了自己湿淋淋的阴户,往上一滑就摸到了已经硬起来的小豆豆。文仪一边用手指缓缓摸着,那又舒服又害怕的感觉让她不由自主 的越来越加大动作,她低低的喘息着,扭动着身体,淫水越流越多,越流越多….


    文琪躺在床上,心里越来越气,她根本没注意到妹妹的变化。


    林载躺在佳玲的身上,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把紧紧抱住他的佳玲的手拨开,然后坐在沙发上,沙发上有些凉凉黏黏的东西,林载望着裸体的佳玲,从衣服的口袋里找出香烟来抽,笑意涌上了他那张满是油光的脸,亮亮的秃头也泛起了光彩。


    他对着佳玲,轻声说:“你在大学的时候甩都不甩我,阿兴也看不起我,我现在要把和你当年一样漂亮的女儿通通变成我的奴隶,我要把她们干得死去活来,个个争着吃我的老二,摇着湿答答的鸡巴求我干她们,嘿嘿嘿…”林载想到淫秽处,不禁笑了起来。


    林载吸完了烟,从手提包中取出了几样东西,那是几片药片,三副手铐,头罩,绳子和一把手枪。


    他先把催眠药灌进佳玲的嘴里,又把她铐起来,绑了起来,拿头罩蒙起她的头。然后站了起来,打开冰箱,把催眠药和两杯可乐充分的混合后放在桌上。然后光着身子摇着肉棒走到两姊妹的房门口。


    文仪手淫到高潮之后,正躺在床上呼呼喘着气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她睁开眼睛一看,一个男人的身影在门口,她吓了一跳。听到姊姊文琪的声音在问:“林叔叔,你要干什么!”


    房间的灯打开了,文仪轻呼了起来,林载没有穿衣服站在房门口,他说道:“起来!起床了!”他挥动着手里的枪。命令着两姊妹。 “快!到客厅来,不然我杀了你们的妈妈!”


    文琪和文仪都跳下了床,林载一边催促她们快点,一边叫她们安静,文琪和文仪受到手枪和母亲性命的双重威胁,乖乖下了床,走到了客厅。


    林载望着客厅里并排站着的两姊妹,因为天气热,她们都没穿多少衣服,文琪只穿着一件纱质睡衣,里面什么都没穿,她的两手交叉握在胸前。文仪因为刚刚才手淫,底裤湿答答的,她穿着可爱的内衣睡觉,两手不自然的放在下体前面。


    林载上上下下观察着被威吓住的两姊妹,姊姊文琪身高比较高,一头流利的短发还乱乱的,妹妹咏仪矮了一点点,可是胸部好像比较大的样子,一头长发挂到了腰际,两只手在下体前面挡着,头低低的望着地板。文琪也是低着头,满脸是不安与恐惧的神色。


    “你们刚刚听到妈妈的叫声了吧!”林载色咪咪的笑着,“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裸体吧?不要怕,听话的话,叔叔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他的手枪在佳玲的头上晃来晃去。


    “抬头看着我!”林载大声道,两姊妹只好抬起头来,看着这个中年男子,油光发亮的头,狰狞的色咪咪的脸,微微下垂的小腹和那个丑陋的东西。


    “不听话的话,你们的妈妈可就没命了哦,乖!听话,喂!妹妹,不要一直低着头看地下,你手在遮什么,拿开,举高!”林载命令文仪把手举高,文仪一张脸又红又急,眼泪竟流了出来。


    林载看到文仪的粉红色底裤上竟然有一大片湿湿的痕迹,不禁笑了起来,轻声的说:“小妹妹,听到叔叔干你妈妈的声音发春了啊。”只把文仪的脸红的跟苹果一样,她又怕又羞,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下来。


    “不要哭,叔叔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听话哦。”林载柔声说,“姊姊,你现在跪下,转过去,妹妹照办,然后把两手向上举高来,快。”


    两姊妹乖乖的跪下,转过身去,两手举高,林载拿着手铐走过去,把手铐铐上了两姊妹的手腕。咏琪小心的问着:“你..你要作什么?”林载从她背后踹了下去,把文琪踹倒在地下,然后朝着她屁股踩了下去,文琪哇的一声大叫,林载又是一脚踹下去。


    “不准问!谁叫你问的,婊子!”林载转过头去,看着惊恐的文仪,笑道:“我踹你姊姊,你瞪什么瞪,也想要是不是?是不是!”


    文仪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人对她这么凶过,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坏的人,她张大了嘴巴想哭,林载一脚踩住文琪,一边拿枪口指着文仪的嘴,说:“哭啊,你哭啊,老子轰烂你的头,臭女人!”咏仪被这么一吓也不敢哭了。乖乖的听林载的吩咐。


    林载很快的把三个女人绑在椅子上,把安眠药鍡给她们吃之后,就躺在佳玲家的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折腾了一晚上,他也需要好好睡一觉,因为三个女人还等着他调教呢。


    文琪一觉起来,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房间中,房间的摆设就??像旅馆一样,可是自己的手还是被绑着,母亲和妹妹却不知道在哪里。房间的门被打开了,林载走了进来,那可怕的人摇着黑色的大老二向文琪靠近。


    “你…你要做什么啊。”文琪惊慌的说。他看到林载走到自己的背后,却不知道林载要在自己背后做什么。


    “你现在开始,要叫我主人,你是我的奴隶,你的天职是服从我和取悦我,你知道吗?臭婊子!”林载在她把嘴巴放在她的耳朵边说。


    “你开什么玩笑,我妈妈和妹妹呢?”文琪说。她的身体紧张的绷了起来。


    “别担心,你的妈妈和妹妹现在都很安全,你先担心你自己吧!”林载把手放在文琪的胸部上,开始揉了起来。文琪惊吓的大叫起来,可是林载很快的把文琪的上衣钮扣扭开,把手伸进了文琪的衣服中,隔着胸罩用手指弄着文琪的乳头。


    “不要啊!”文琪大叫着,可是双手被反绑在椅子上,她只能扭动着却无法摆脱林载的双手。林载的手从胸部逐渐向下移,把文琪的窄裙松开,那粗短的手指摸进了 文琪的柔软的阴毛中,“不行!”咏琪感觉到林载的手指在探索着裂缝,她拚命的挣扎,把椅子给弄??翻了。林载差点也跟着跌倒,他啐了口口水,用手指指着文 琪的脸骂着。


    “你真不听话啊,臭婊子!”林载骂着,文琪回骂他:“你才不要脸呢!死秃头!”


    林载笑笑,他提起了脚往文琪娇嫩的脸踏去,把文琪的脸踩在了地上,文琪闻着林载的脚臭味,恶心的快要吐出来,“我看你硬到什么时候?”林载叫着,“你是我 的奴隶,知不知道!”他往文琪的肚子上用力踹了一脚,文琪呕的一下差点吐了出来,可是林载一点也不饶她,马上又用脚瞄准了文琪的乳房踢了下去,文琪痛得只 能咳嗽。


    林载把文琪丢到了床上,用脚踏住文琪的乳房,脚趾夹住乳头搓弄着,看着文琪痛苦的样子,他哈哈笑了起来,问着:“你的三围是多少啊,小母狗。”


    文琪知道自己不顺从就会招来一顿毒打,回答说:“36,23,34”


    林载满意的点头又问“看你的样子是穿C罩杯的胸罩罗。”文琪点点头,林载的脚趾又夹住了另一边的乳头。 “乳晕也很小,不错,是不是处女。”


    文琪点点头,林载油光的脸上路出了笑容,说:“你的第一个男人就要出现了。可爱的奴隶。”林载抱起文琪的屁股,脱去了她的内裤,文琪知道自己今天已经无法 反抗了,索性闭上了眼睛,可是林载却不急着进去,他拨开了那丛密林,用手指扳开文琪的阴唇,文琪的那里从来没被人碰过,她感到有点痛,细细的眉头皱了起 来。林载淫笑着说:“琪琪,你的这里好漂亮,嫩嫩的粉红色,叔叔要舔一舔了。”


    文琪听着猥亵的言语,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可是下身那敏感的器官正感觉到林载口中的热气,那湿热软滑的舌尖已经舔了上来。 “啊….”文琪低声叫了出来,林载用舌尖砥着文琪的阴核,口水把文琪的性器弄的湿答答的。林载很有耐性的舔着文琪的性器,整个舌头都黏了上来,在文琪 的阴唇上滑动着,舌尖挑弄着阴核,文琪扭着腰想躲避,可是林载的力量相当大,文琪的大腿整个被扳开,大腿部的肉夹着林载的头。林载把整个头都埋了下去,啧 啧的舔着文琪那第一次开发的美丽性器,文琪的身体很快的起了反应,她努力的咬着嘴唇不想发出声音,可是自己敏感的身体却不听使唤的起了感应,阵阵的酥麻 感,热热的电流在身体里乱窜。没有经验的文琪哪里受得了这么刺激的攻击,阴唇兴奋的充血,阴核也硬了起来,身体里流出了热热的果汁,林载把舌头伸进小穴中 来回舔着,文琪张开了双唇,发出呻吟来。


    “叔叔,啊….人家….不要舔了,不要啦,啊….啊….哎哎….我受不了了….啊~~”文琪双手紧抓着床单,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感觉,身体不听使唤的发热,脑袋里阵阵的快感,舒服的快要晕过去。


    林载知道她有了感觉,就把身体压了上来,黑色的龟头在蜜穴口顶啊顶的,文琪心里知道自己的处女即将要失去了,她撇过了脸,咬着嘴唇,林载的巨炮很快的就定 位,开始往文琪的身体里塞进去,林载已经许多年没有享受过处女的滋味,文琪那又窄又紧的阴道让他兴奋无比,他不是不知道应该慢慢的开发文琪的身体,可是心 里潜藏已久的恶劣欲望又让他忍不住的想折磨这个美丽的二十岁女孩,似乎眼前这个女孩就是二十年前那个抛弃他的女孩。于是他根本忘记眼前这个女孩是个完全没 有经验的处女,林载奋力的把自己那根凹凸不平满是颗粒的巨大阳具塞进文琪湿润的身体里,处女的血流了出来,文琪痛苦的大叫,可是林载完全没有听到,文琪处 女的血流在她雪白的大腿上,沾在自己的身上,林载更加的兴奋,他用手沾了两人结合处那又血腥又淫乱的汁液,放在自己的嘴里,那种味道让林载疯狂,文琪叫的 越大声,林载抽插的越用力。


    文琪从来不知道被男人贯穿身体是这么的痛,虽然她也知道那是很痛的事,可是她却不知道竟然如此的痛,她紧紧咬着牙齿,等待那一刻的来临,她睁开眼睛,看见 林载的秃头,眼睛似乎着了迷一样,龟头顶上来的时候,文琪还稍稍的移动了屁股的位置,想让林载进来的顺利些,可是她那未经开发的阴道对谁来讲都是太窄太紧 了,林载的阳具一开始用力,文琪紧闭的嘴就大大的张开了,眼泪不听控制的流了出来,林载那无敌黑金刚让她叫得声音沙哑,可是她又无力反抗。


    林载顶住文琪那双又长又直的美腿,双手粗暴的握住乳房,一下又一下的撞击着文琪的处女地,一边问着文琪:“你爽不爽,爽不爽?”可怜的文琪这时候早已痛得 七晕八素,哪里会爽,全身无力的任由林载撞击自己,鲜红的血沾满了林载的黑金刚,在自己的身体深入又深入,直撞入子宫的深处,把文琪逐渐的送入淫乱的地 狱,她的身体也逐渐的对男人的撞击有所回应,先前可怕的疼痛让文琪的控制力完全崩溃。


    “你的那里好紧啊,叔叔好爽啊。”林载一边说得猥亵的话,文琪的惨叫声这时候也逐渐小声了,那剧烈的痛楚已经逐渐退去,快感却更猛烈的传来。淫猥的交合声 中,开始出现文琪的喘息声。林载巨大的阳具这时候也可以顺利的抽动了,在文琪紧密的小穴中摩擦的突起,更让文琪无法抵抗。


    “啊….啊….叔叔….啊….解开人家的手….啊….我不行了….受不了….啊”文琪的脚被林载整个抬了起来,林载粗糙 的手紧紧抓住文琪的乳房,文琪的屁股被抬高,男人的阴茎整个刺入她的身体里,撞到子宫壁的猛烈撞击,让文琪达到了生平第一次的高潮,蜜汁大量的流出,她想 紧紧抱住男人的身体,可是双手被绑住。


    林载停下了动作,解开文琪的手,文琪还停留在快感的余韵中,她紧闭着双眼,纤细的双臂紧紧将男人抱住,两条白腿紧夹住林载的腰。林载马上又开始了抽插的动 作,在蜜汁的滋润下,文琪的第二次高潮很快的又来到,连续的高潮让她忘了身在何处,脑海中一片空白??,终于林载在她的蜜穴深处射出了火热的精液。文琪爽 到最高点,晕了过去。


    这时佳玲隔着单向透明镜子,看着自己的女儿被强奸达到高潮,她的精神压力非常的大,她埋怨自己带进这个变态的男人,让自己的宝贝女儿遭殃,佳玲虽然双手被铐在墙上,却忍不住的挣扎大叫。宝莲的身上只穿着内衣裤,双脚穿着极高的高跟靴子。


    “看到女儿被强奸,心里不舒服吧!”两个男人走进来,带头的一个是公司的职员小李,他手上带着皮鞭,后面跟着的是张先生。佳玲知道那是上星期的客户。


    “让我们帮你纾解一下压力吧,婊子!来吧。”小李说,他从后面的抓住佳玲。


    佳玲大叫着:“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啊,救命啊!救命啊!”她的双脚不停的往前踢。张先生把鞭子虚劈了一下。随即往佳玲身上招呼,呼的一下,在佳玲身上留下清脆的响声,伴随的是撕裂的丝质内衣,和佳玲的哀鸣。


    “张先生,爽吧!”小李说道。前面那位中年的男子大声叫着:“爽啊!”佳玲看着他狰狞的,涨红的脸,心里感到绝望。她不知道这世界怎么了。


    “爽不爽!婊子!”张先生又挥鞭了。


    “啊!救命啊!不要打我!”佳玲痛得险些昏过去,她细嫩的肌肤几时受过这种伤害。


    “说爽!笨婊子!再吃一鞭。”张先生很快的又挥鞭下去。


    “爽!爽!爽!不要打我了!哎唷!”佳玲呜咽着叫道。


    “爽!臭婊子喜欢挨鞭子是吗!好!”张先生狞笑道。马上又加几鞭给佳玲。佳玲被打得险些晕了过去。


    “爽吗?臭婊子!”张先生问道。


    “不!不爽!好痛啊!饶了我吧!不要打我了!”佳玲哭求着。


    “饶了你!??”张先生又笑了,“行啊!我打到你尿出来就不打了!”鞭子继续的挥落,夹杂着男人的命令,“尿啊,抬起腿尿啊! ”


    佳玲甩着长发,哭叫着:“我听话!我听话!别打了!”


    “要叫我!亲爱的主人!”张先生说着。


    “主人,主人,饶了我….哎唷!啊!好痛啊!救命啊!不要了!哎唷!主人!主人!”佳玲哭着。


    “尿啊!快尿啊!”男人一边吼叫,一边用力鞭打着佳玲。佳玲在这种情况下,虽然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也只好抬起腿,开始尿尿。 “腿抬高!婊子!”小李用手把佳玲的脚抬高,让佳玲的尿滴在地上。


    “婊子!乖乖听话啊!”小李在佳玲耳边说,“你现在是我们的奴隶!不过我们不会虐待奴隶,马上给你些爽的尝。”小李说着,把佳玲吊在上面的手铐解开,佳玲脚一软,滩在地上。


    “来,尝尝主人恩赐的圣水!”小李跟着跪下去,拧了佳玲一把。佳玲无奈,只好依小李的话做,跪在地上,把头上仰,嘴巴张开。而张先生也一副很满意的样子,对准佳玲的嘴,射出金黄色的尿水。 “喝下去哦!贱人!不然有你好受的。”


    佳玲张大了嘴,把张先生的阳具含住,任由尿水射入喉咙深处,可是她实在不敢喝下去,这时候鞭子挥击了下来,宝连忍不住痛,把张先生的尿给喷了出来。


    “他妈的,臭婊子,给我舔干净。”张先生怒斥着。佳玲只好照做,她很仔细的舔着张先生的下半身,这时候小李突然从后面捉住她的双乳搓弄着,硬邦邦的老二也顶了上来。


    “嗯!哦….”嘴里被塞进张先生的阳具,佳玲无法发出声音。小李用手指在屁股洞上面抹上滑滑的药膏,中指在肛门里进进出出的,佳玲受到这种刺激,嘴巴和舌头更加用力的弄着张先生的阳具,张先生也发出爽快的呻吟。


    “张先生,可以了。”小李说。张先生和小李很快的换了位置。


    佳玲全身疼痛,嘴里又被灌进尿液,她的脑袋完全慌乱,屈服于男人的淫威之下。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对于自己成为性奴隶的事实,只好接受了。


    文仪对自己的处境感到悲哀,因为她对于母亲和姊姊的遭遇完全无能为力,而母亲和姊姊的反应也完全超出她的意料之外。


    文仪双手双脚都被绳子绑起来,吊在空中,双脚大大的张开来,高中生的黑色裙子垂到了腰际,白色的内裤露了出来,林载笑着把手指伸进文仪的内裤中。受到春药 的刺激,里面早就湿透了,文仪紧张的喘着气,少女思春的年纪,受到春药和男人的刺激,文仪虽然觉得丢脸,可是这时候身体却不听话,蜜汁不停的流出来,林载 粗粗的手指在文仪的花瓣上顺畅的滑动着,阴核受到了刺激,也兴奋的挺起。


    林载脱下了裤子,把又长又粗,又布满突起的阳具对准了文仪粉红色的嫩穴,慢慢的向里面挺进,文仪感受到林载炙热的龟头在窄小的蜜穴口挺进,心里虽然害怕, 可是身体却无法反抗,而佳玲和文琪那种欲仙欲死的骚样,这时却鲜明的在眼前出现。林载扶住她又翘又圆的屁股,巨炮塞进一点就停一下,慢慢的往里头撞,文仪 不停的喘着气,虽然林载很慢的动作,可是那种被刺穿的痛楚,仍然让文仪受不了。


    “不要了,啊,不要再进来了!啊。要死了,好痛!啊。”文仪哭叫着,林载的龟头突破了女孩最后的脆弱防线。


    “臭阿兴,老子憋了二十年的鸟气总算出了。”林载一面干着文仪,一面想着等阿兴回来看到自己妻女这副模样的时候,那表情一定很棒,然后一面把肉棒奋力的插入年轻女孩粉嫩的肉穴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