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阿珊

    发布时间:2019-08-16 17:22:15   



    我当年在国外半工半读的时候,赚的钱祇够支学费。


    露宿街头总不是办法,于是到处找个合适的地方住下。


    终于在‘搭上搭’的情况下,我住到一个女同学的宿舍里,她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子。


    她答应不用我给足租金,祇要我尽量做多些家务就可以在她客厅的沙发上过夜。


    这样相安无事地过了一个月。


    有一天晚上,我在半夜里给人弄醒了,原来是我那个‘包租婆’同学。


    当时她身上一丝不挂地骑在我身上,我正想问她干什么,她突然一举手,‘咯’的一声,竟然把那支比利达自动手枪带到我床上。


    上次她生日,我陪她去枪会玩时,我曾经见识过那支小家伙的威力。


    她的手隔着薄薄的运动裤,抚摸着我的阴茎,并说道∶“是时候交房租了吧!不是吗?喂!咬着它。”


    说着,她就把枪杆塞进我口里。


    她褪下我的裤子,使劲地揉搓着我的阴茎和阴囊,半带粗暴地命今我道∶“快勃起来,快勃起来!再这么个死样,我开枪了!”


    她把手指戮进我的肛门。


    我出声抗议着,但她并不理会,径自挖弄着,说也奇怪,这么一来、小弟弟反而完全勃起。


    “好了,很好!”


    说着,她略为坐后一点,将我的阴茎套进了她的阴道里,她己完全湿润,‘泊、泊’的声响在小小的住所显得特别响亮。


    她闭了眼睛,一副忘我的模样。


    我越来越觉得不妥,如果她高潮来临的时候,可能会无意识地开枪,那我岂不是死得不明不白。


    心里的不安始终支配着我,即使我的阴茎怎样被她剧烈收缩的阴道所吸吮,我也不能达到高潮,我感到她的阴道越来越热,液体从凹方八向涌出来,使我的小弟弟像在洗热水澡一般。


    “怎么啦!我己经高潮了,你还没有吗?我数三声便开枪了!”


    “啊!她来真的了!”


    我立即去拉她手臂,但已经迟了,祇见她手指一动。


    我一阵眩晕,身体一下抽缩、像失禁般猛烈地射精。


    待我惊魂稍定,才明白枪中并无子弹.她祇是恶作剧,要吓唬我一下。


    “原来你们男人祇要可以造爱,就是被人用枪指着也不抵抗的。”


    后来,我虽然不要每个月交租,但不时要陪她上床。


    印象最深的,是我二年级时的圣诞节,我正在楼上温习,忽然,她和一个金发女郎来叫我下去那个有火炉的温暖大厅。


    “脱光你身上的衣服吧!”


    她说道。


    我看着那个金发女郎,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不大好吧!”


    “那也可以,你现在就搬出去,我不再租地方给你了。”



    我无奈地宽衣解带。


    她们已经迫不急待地扑过来,‘包租婆’同学又把玩着我的阴茎,她把手指戳进我的肛门,我很快已经兴奋起来。


    他们高兴地笑了,然后她们要我躺下来,和她们接吻。


    接着‘包租婆’同学想了一个主意,她对金发女郎说道∶“我们轮流跟他干,谁先让他射精就算输。


    如果一个钟头后他还未射精、我们便赏他一份圣诞礼物,好不好呢?”


    金发女郎拍手叫好。


    她们两人郁摆出一副风情万种的样子,但当我快要射精时,她们便会捏痛我的睾丸,如果我的阴茎软化时她们又搔我的阴囊,挖我的肛门。


    一个钟头过去了,金发女郎边拨弄我的乳头边说∶“他应该得到礼物哩!”


    “来吧,先让他看看礼物再说。”


    她们把我带到‘包租婆’同学的睡房。


    原来有一位中国女孩早已被她们绑在床上。


    金双女郎温柔地摸着我的阴囊说道∶“她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她还是个处女,现在就让你去替她破身吧!”


    我爬到那个中国女孩子的身上,她呻吟着说∶“我好怕!”


    我轻抚她已充满汗湿的黑发,安慰她说道∶“不用怕,我已经让她们弄得快要射精了,待会没几下就好了。”


    其他两个女人的四只手开始刺激我和中国女孩的下体,我们就在扭动中湿吻起来,‘包租婆’同学拍拍我的屁股,说∶“快点插进去,看样子你就要发射了。”


    我扶着胀得快破的阴茎,让龟头顶着那个女孩子的私处,她大声呻叫起来,令我更冲动,于是一口气向前疾刺,虽祇插入一半,但她已痛得死去活来。


    她姐姐吻她的咀唇,捏着她娇小的乳房,设法让她安静下来。


    ‘包租婆’同学就大力拍击我的屁股,促使我更用力地抽插。


    中国女孩不禁疼痛而尖叫起来,在这细小的房间中,叫声倍觉响亮。


    我好像忘了她刚才还是处女,每一下都插进最深处。


    终于,在狂乱的光景下,我将浓浓的精液丢在她的肚皮上。


    但发射之后我还意犹末尽,于是便将另外两个女人抓起来大干特干。


    那天晚上我干了八次、最后一次我已经射无可射了。


    这是我生中最淫乱的一次。


    回香港后,我赚钱供了一层屋来住,再也不敢再随便租房子了。


    我仍记得让我开苞的那个中国女孩子,但自从那次之后,我就没有再见过她一面。


    有一天下班后、和老友阿德一起从公司出来,阿德问我道∶“喂!老赵,有一样好东西益你、千万不要说不答应哦!”


    “什么事呀!你说出来听听嘛!”


    “我想你和我老婆一齐去澳门玩几天,去到那里,你们怎么玩都没问题。”


    “你讲什么呀?叫我和你老婆去澳门玩,而且玩什么都行,你想戴绿帽吗?你知道你老婆都好漂亮好吸引人的,你不怕我和她玩上床吗?你是不时神经有问题啦!”


    “我就是要你和她上床,你不去才是神经病。


    有天晚上我和老婆讲了,说对她的女朋友有性幻想,她就就说除非公平交易,如果不是就休想!”


    “怎样公平交易呀!你拿我和你老婆交易吗?”


    “不是我提议的,是我老婆选中你,她说你够型,够男人味。”


    “你两公婆真是一对活宝贝,你们这样分明是要我做男妓,我不干!”


    “算我求你啦!”


    阿德说好说歹,又答应一切旅费由他出,还说会将她老婆那个女朋友介绍给我。


    终于,我受不住他的诱惑,答应了他。


    老实说,阿德的老婆真是好诱人的,有一次我们一齐唱卡拉OK,她坐在我侧边,一条雪白粉嫩的地大腿和我互贴,搞到我小弟弟都站起来,还被她发觉。


    不过她就没有出声、祇是对我阴阴嘴笑。


    后来,我就经常幻想她是一个淫妇,猛挑逗我,同我做爱。


    想不到,今次就要幻想成真,而且可能会由她作主动来桃逗我。


    第二天晚上,我的艳遇就开始精彩了,阿德、阿德的老婆、阿德老婆的女朋友、同我,四个人一齐吃晚饭,说是预先培养气氛。


    吃饭的之时,大家还是客客气气的,还不算好开放,到吃完饭到酒吧饮崎时,就融洽得多了。


    那时我揽住阿德的老婆、阿德揽住那个女朋友罗。


    原来,阿德两公婆以前就已经玩过换伴游戏、所以他们并没有什么顾忌、而我始终系第一次,所以有点儿尴尬。


    饮了几杯酒后、阿德的老婆阿丹低声对我说道∶“不如我我们现在就到澳门去吧!我好想哦!”


    我笑着说道∶“你真的这么心急吗?”


    阿德更心急,他亲自开车送我们去码头。


    临分手前、他还和对老婆说∶“阿丹,玩得开心一点!”


    开船的时候、我和阿丹就已经眉来眼去、我的小弟弟更加有大部份时间是在亢奋的状态。


    如果我们锁搭的是有房间的大船,恐怕要在船上就干起来了。


    好辛苦先忍到澳门、进入酒店的房间,我和阿丹就抱住不放了。


    我对阿丹幻想过好多次,但真正贴身、口对口的亲热始终是第一次,真的好刺激。


    我们互相接吻和抚摸了一大轮之后,阿丹就脚软软身绵绵地跌到床上、我将她身上那件外套脱掉,拉高她的圆领恤衫,剥开个胸围,一下子就含住她奶子上的小红点。


    接着,我将她那条贴身的长裤都脱去,原来她祇穿着一条肉色的三角裤,她的手儿拉住自己的底裤,几条毛发从裤边走漏出来,她的屁股故意前拱后突,好像脱衣舞郎那样扭腰摆臀地对我挑逗。


    嘴里还说道∶“你祇知道脱人家的衣服,自己却一件也不脱,我们一齐去冲凉,然后再上床上痛痛快快地玩,好吗?”


    我好快就脱得精赤溜光,阿丹就伸手来捉我的小弟弟,又用手指轻轻抚摸着龟头。


    “哗!你也心急了,硬得这么利害,是不是好久没有碰过女人了,哦!你这么大支的肉棒,不捅死我才怪哩!我好怕!不敢和你玩了,我看还是算了,我们回香港吧!”


    我知道他是说笑、搞搞气氛,所以我也笑着说道∶“你先走吧!记住明天看新闻报告,澳门某酒店内、一名香港男子因为打飞机过度虚脱至死了!”


    我们一边打情骂俏,两个肉体就一边擦来擦去。


    其实她那里舍得放手,我站在她背后时,双手就放在她的胸部,帮她按摩两团软肉,而硬梆梆的小弟弟就在她的股缝乱准着,不得其门而入。


    她站在我背后时,一双小嫩手入则握住我的肉棍儿捏捏弄弄,一对饱满的乳房就顶我背上,帮我的背几做肉体按摩。


    浴室里不方便玩‘69’,祇可以轮流替对方服务,玩到最后,我终于忍不住,被她的口水淹没禾花雀,来一次颜面发射。


    溅了她一口一门的精液。


    前戏做完,抹干身上的水珠,一起上床玩戏肉了。


    阿丹柔情地说道∶“让我替你按摩一会儿吧!你刚射完一次,都要等一会儿才有得玩我啦!我就做一回按摩女郎啦!老板,是不是做全套呀?”


    我笑着点了点头,我真的没有这么快就回气,我趴在床上,让她替我按摩背脊。


    她一边按摩,又一边和我倾谈调笑,那气氛倒像是去骨场玩似的。


    “怎么你还不结婚呀?结了婚?不就个个晚上都有得玩吗?”


    “不结婚更好玩嘛!可以天天晚上和不同的女孩子玩,个个都不同玩法。”


    “结了婚都可以啦!你们男人难道结了婚就不去滚吗?”


    “当然不那么方便吗?如果我的老婆有好像你这么开通就可以,好多女人都没有你这么开放哩!”


    “那么,你又会不会同意你老婆和别的男人玩呢?”


    “我还没结婚,所以并不知道。”


    “你们男人都是自私的占多数,自己出去滚就好开心,女人去滚一滚就要生要死。


    好心你想深一层啦!如果女人不滚、男人那里有那么多的女人滚呢?”


    阿丹实在是个好讨男人开心的活宝贝,她替我按摩一轮,又去整一条热毛巾替我抹面。


    我‘大’型躺着,那条毛巾放在我面上,真的好舒服。


    这个时候、阿丹十指纤纤地在我胸部和腹部按摩,双手在我两粒乳头处轻轻地捻捻捏捏,一个滑滑溜溜的屁股亦轻轻地摇前摇后,我感到她的阴部湿润了我的小腹,裂缝处的地方特别是热辣辣。


    “你不要这么懒啦!伸出你那对咸猪手摸摸我好不好?”


    阿丹扮出荡女呻吟的那种声浪,今我当堂有点儿歉意。


    颜面发射也玩过,人体按摩也做过,我可是无论如何也要做一些工夫来取悦她才对呀!我伸手一摸,就摸住她那对鲜奶,捏住两粒莲子慢慢玩。


    虽然她坐着,但一条腰仍然可以摇摇抛抛、当她的阴部撞下我小腹时,除了肉与肉的‘啪.啪’声之外,她的嘴里也发出好似就销魂袭骨的呻吟声。


    我摸到她两粒葡提子硬了之后,一对手就顺路向下滑,初初是扶住她一条腰,帮她摇,然后又兜向下,从后后向她屁股沟探索,摸到热辣辣峨溪涧时,发觉已经潮涨,我托起她的屁股,让她将下阴悬空,然后施展金龙探爪向溪涧挖去;搅到整只手掌都湿淋淋的,我将湿了手掌拿给她吃,她不肯。


    我就在左右两个肉峰抹干手掌。


    “你好坏呀你!我要你给我舐干净!”


    话还没说完,她就将一对饱满的大乳房贴到我脸上摩擦,将淫水擦到我脸上,我被她这么搞,还可以在女人面前做人、于是我将佰反在下面,校准了炮位,一下就冲入她的肉洞要害。


    阿丹两脚将我环腰一夹,立即就跟我一齐摇起来。


    我扭腰摆臀地在她上面做活塞运动,其实互有攻守。


    最厉害的是她的阴道里好像有内功似的,一夹一夹,她的阴道壁也似乎凹凸不平。


    我插入的时候,好像有许多肉牙在刷扫我的龟头,我抽插时,就像有几只八爪鱼在吸啜,我知道这就是所谓名器了。


    “你累不累呀!不如等我坐在上面,你睡下来亨受好不好?”


    阿丹忽然停住,一对媚眼发出淫乱的神情,那种眼神,我祇在西方的四级片里见过。


    阿丹把渗出汗珠的背脊对着我,一手提着肉棍慢慢坐下,一招‘坐怀吞棍’,把我的佃阴茎吞没在她的肉洞之中,她好似一个上了链的机械人,利用小蛮腰运劲,急速地前后摇动。


    我感到整支肉棍和春袋都发热了,她压得好大力,坐得好深,我那支肉棍好像顶到尽头,不到一分钟、已经想发射。


    “不行啦!慢一点呀!”


    我伸手想制止她的下盘不摇动,但她好像已经完全失控,而且将前后摇改成旋转摇。


    这时候,我大头细头都晕浪了,她的肉洞里面好像越来越热了,好明显的,两阵热辣辣汁液由他的肉洞里出现,我的龟头好像冲热水凉似的。


    这一阵照头淋、阿丹好像和我有仇似的,好激动地摇、扭、撞、压,还不停地呻叫道∶“啊!就到了!就到了!你射啦!射啦!”


    我终于射精了,我射完精,她都还没有玩完,阿丹还在叫、还在摇,她的高潮好像特别长,特别劲。


    她抱着我翻了个身,让我舒舒服服地压在她软绵绵的肉身上。


    这时,我的手提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我打开一听,原来是阿德打来的。


    他笑着问道∶“喂!你们怎样了?我老婆好不好玩呢?”


    我笑着说道∶“阿德,你们在那里呀!怎么知道我们刚刚玩我完呀!”


    阿德在电话里说道∶“我在自己的家里嘛!我怎么会知道你们的事呀!我是刚刚在阿珊的嘴里出精,随便打个电话给你们嘛!”


    阿丹听出是她的老公打来电话,就抢过去说道∶“阿德,我好舒服哦!他好劲呀!刚刚射了精,现在还没软,还硬硬地插在我下面哩!”


    阿德说道∶“老婆你开心就好了,阿赵是我的好朋友,他答应好好照顾你的,你们放心玩个痛快吧!你再让他听听电话,我有事和他说。”


    阿丹又把电话交到我手上,我说道∶“阿德,你老婆好风骚哦!她实在是一个外貌美和内在妙俱备的好老婆,怎么你还不满足,还要和别的女人鬼混呀!”


    阿德笑着说道∶“山珍海味,长吃也乏味嘛!喂!我试过阿珊了,她的不错,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也介绍她和你玩玩吧!哗!我的东西又在她嘴里硬起来啦!我要插到她下面去了,不跟你说啦!”


    阿德收线后,阿丹告诉我说∶“阿珊是我的同事,刚从国外回港,我老公一见过她就着迷了,但我也好喜欢你,今晚总算得到你了。”


    说到这里,阿丹告诉我要去一去洗手间,当她放开我时,我见到她的肉洞里有些水流出来、把她两边大腿的内侧都湿润了。


    第二天回到香港,在阿德家里见到阿珊,我不禁大吃一惊,原来她就是那个在‘包租婆’同学家里被我破处的中国女孩子。


     


    我当年在国外半工半读的时候,赚的钱祇够支学费。


    露宿街头总不是办法,于是到处找个合适的地方住下。


    终于在‘搭上搭’的情况下,我住到一个女同学的宿舍里,她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子。


    她答应不用我给足租金,祇要我尽量做多些家务就可以在她客厅的沙发上过夜。


    这样相安无事地过了一个月。


    有一天晚上,我在半夜里给人弄醒了,原来是我那个‘包租婆’同学。


    当时她身上一丝不挂地骑在我身上,我正想问她干什么,她突然一举手,‘咯’的一声,竟然把那支比利达自动手枪带到我床上。


    上次她生日,我陪她去枪会玩时,我曾经见识过那支小家伙的威力。


    她的手隔着薄薄的运动裤,抚摸着我的阴茎,并说道∶“是时候交房租了吧!不是吗?喂!咬着它。”


    说着,她就把枪杆塞进我口里。


    她褪下我的裤子,使劲地揉搓着我的阴茎和阴囊,半带粗暴地命今我道∶“快勃起来,快勃起来!再这么个死样,我开枪了!”


    她把手指戮进我的肛门。


    我出声抗议着,但她并不理会,径自挖弄着,说也奇怪,这么一来、小弟弟反而完全勃起。


    “好了,很好!”


    说着,她略为坐后一点,将我的阴茎套进了她的阴道里,她己完全湿润,‘泊、泊’的声响在小小的住所显得特别响亮。


    她闭了眼睛,一副忘我的模样。


    我越来越觉得不妥,如果她高潮来临的时候,可能会无意识地开枪,那我岂不是死得不明不白。


    心里的不安始终支配着我,即使我的阴茎怎样被她剧烈收缩的阴道所吸吮,我也不能达到高潮,我感到她的阴道越来越热,液体从凹方八向涌出来,使我的小弟弟像在洗热水澡一般。


    “怎么啦!我己经高潮了,你还没有吗?我数三声便开枪了!”


    “啊!她来真的了!”


    我立即去拉她手臂,但已经迟了,祇见她手指一动。


    我一阵眩晕,身体一下抽缩、像失禁般猛烈地射精。


    待我惊魂稍定,才明白枪中并无子弹.她祇是恶作剧,要吓唬我一下。


    “原来你们男人祇要可以造爱,就是被人用枪指着也不抵抗的。”


    后来,我虽然不要每个月交租,但不时要陪她上床。


    印象最深的,是我二年级时的圣诞节,我正在楼上温习,忽然,她和一个金发女郎来叫我下去那个有火炉的温暖大厅。


    “脱光你身上的衣服吧!”


    她说道。


    我看着那个金发女郎,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不大好吧!”


    “那也可以,你现在就搬出去,我不再租地方给你了。”


    我无奈地宽衣解带。


    她们已经迫不急待地扑过来,‘包租婆’同学又把玩着我的阴茎,她把手指戳进我的肛门,我很快已经兴奋起来。


    他们高兴地笑了,然后她们要我躺下来,和她们接吻。


    接着‘包租婆’同学想了一个主意,她对金发女郎说道∶“我们轮流跟他干,谁先让他射精就算输。


    如果一个钟头后他还未射精、我们便赏他一份圣诞礼物,好不好呢?”


    金发女郎拍手叫好。


    她们两人郁摆出一副风情万种的样子,但当我快要射精时,她们便会捏痛我的睾丸,如果我的阴茎软化时她们又搔我的阴囊,挖我的肛门。


    一个钟头过去了,金发女郎边拨弄我的乳头边说∶“他应该得到礼物哩!”


    “来吧,先让他看看礼物再说。”


    她们把我带到‘包租婆’同学的睡房。


    原来有一位中国女孩早已被她们绑在床上。


    金双女郎温柔地摸着我的阴囊说道∶“她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她还是个处女,现在就让你去替她破身吧!”


    我爬到那个中国女孩子的身上,她呻吟着说∶“我好怕!”


    我轻抚她已充满汗湿的黑发,安慰她说道∶“不用怕,我已经让她们弄得快要射精了,待会没几下就好了。”


    其他两个女人的四只手开始刺激我和中国女孩的下体,我们就在扭动中湿吻起来,‘包租婆’同学拍拍我的屁股,说∶“快点插进去,看样子你就要发射了。”


    我扶着胀得快破的阴茎,让龟头顶着那个女孩子的私处,她大声呻叫起来,令我更冲动,于是一口气向前疾刺,虽祇插入一半,但她已痛得死去活来。


    她姐姐吻她的咀唇,捏着她娇小的乳房,设法让她安静下来。


    ‘包租婆’同学就大力拍击我的屁股,促使我更用力地抽插。


    中国女孩不禁疼痛而尖叫起来,在这细小的房间中,叫声倍觉响亮。


    我好像忘了她刚才还是处女,每一下都插进最深处。


    终于,在狂乱的光景下,我将浓浓的精液丢在她的肚皮上。


    但发射之后我还意犹末尽,于是便将另外两个女人抓起来大干特干。


    那天晚上我干了八次、最后一次我已经射无可射了。


    这是我生中最淫乱的一次。


    回香港后,我赚钱供了一层屋来住,再也不敢再随便租房子了。


    我仍记得让我开苞的那个中国女孩子,但自从那次之后,我就没有再见过她一面。


    有一天下班后、和老友阿德一起从公司出来,阿德问我道∶“喂!老赵,有一样好东西益你、千万不要说不答应哦!”


    “什么事呀!你说出来听听嘛!”


    “我想你和我老婆一齐去澳门玩几天,去到那里,你们怎么玩都没问题。”


    “你讲什么呀?叫我和你老婆去澳门玩,而且玩什么都行,你想戴绿帽吗?你知道你老婆都好漂亮好吸引人的,你不怕我和她玩上床吗?你是不时神经有问题啦!”


    “我就是要你和她上床,你不去才是神经病。


    有天晚上我和老婆讲了,说对她的女朋友有性幻想,她就就说除非公平交易,如果不是就休想!”


    “怎样公平交易呀!你拿我和你老婆交易吗?”


    “不是我提议的,是我老婆选中你,她说你够型,够男人味。”


    “你两公婆真是一对活宝贝,你们这样分明是要我做男妓,我不干!”


    “算我求你啦!”


    阿德说好说歹,又答应一切旅费由他出,还说会将她老婆那个女朋友介绍给我。


    终于,我受不住他的诱惑,答应了他。


    老实说,阿德的老婆真是好诱人的,有一次我们一齐唱卡拉OK,她坐在我侧边,一条雪白粉嫩的地大腿和我互贴,搞到我小弟弟都站起来,还被她发觉。


    不过她就没有出声、祇是对我阴阴嘴笑。


    后来,我就经常幻想她是一个淫妇,猛挑逗我,同我做爱。


    想不到,今次就要幻想成真,而且可能会由她作主动来桃逗我。


    第二天晚上,我的艳遇就开始精彩了,阿德、阿德的老婆、阿德老婆的女朋友、同我,四个人一齐吃晚饭,说是预先培养气氛。


    吃饭的之时,大家还是客客气气的,还不算好开放,到吃完饭到酒吧饮崎时,就融洽得多了。


    那时我揽住阿德的老婆、阿德揽住那个女朋友罗。


    原来,阿德两公婆以前就已经玩过换伴游戏、所以他们并没有什么顾忌、而我始终系第一次,所以有点儿尴尬。


    饮了几杯酒后、阿德的老婆阿丹低声对我说道∶“不如我我们现在就到澳门去吧!我好想哦!”


    我笑着说道∶“你真的这么心急吗?”


    阿德更心急,他亲自开车送我们去码头。


    临分手前、他还和对老婆说∶“阿丹,玩得开心一点!”


    开船的时候、我和阿丹就已经眉来眼去、我的小弟弟更加有大部份时间是在亢奋的状态。


    如果我们锁搭的是有房间的大船,恐怕要在船上就干起来了。


    好辛苦先忍到澳门、进入酒店的房间,我和阿丹就抱住不放了。


    我对阿丹幻想过好多次,但真正贴身、口对口的亲热始终是第一次,真的好刺激。


    我们互相接吻和抚摸了一大轮之后,阿丹就脚软软身绵绵地跌到床上、我将她身上那件外套脱掉,拉高她的圆领恤衫,剥开个胸围,一下子就含住她奶子上的小红点。


    接着,我将她那条贴身的长裤都脱去,原来她祇穿着一条肉色的三角裤,她的手儿拉住自己的底裤,几条毛发从裤边走漏出来,她的屁股故意前拱后突,好像脱衣舞郎那样扭腰摆臀地对我挑逗。


    嘴里还说道∶“你祇知道脱人家的衣服,自己却一件也不脱,我们一齐去冲凉,然后再上床上痛痛快快地玩,好吗?”


    我好快就脱得精赤溜光,阿丹就伸手来捉我的小弟弟,又用手指轻轻抚摸着龟头。


    “哗!你也心急了,硬得这么利害,是不是好久没有碰过女人了,哦!你这么大支的肉棒,不捅死我才怪哩!我好怕!不敢和你玩了,我看还是算了,我们回香港吧!”


    我知道他是说笑、搞搞气氛,所以我也笑着说道∶“你先走吧!记住明天看新闻报告,澳门某酒店内、一名香港男子因为打飞机过度虚脱至死了!”


    我们一边打情骂俏,两个肉体就一边擦来擦去。


    其实她那里舍得放手,我站在她背后时,双手就放在她的胸部,帮她按摩两团软肉,而硬梆梆的小弟弟就在她的股缝乱准着,不得其门而入。


    她站在我背后时,一双小嫩手入则握住我的肉棍儿捏捏弄弄,一对饱满的乳房就顶我背上,帮我的背几做肉体按摩。


    浴室里不方便玩‘69’,祇可以轮流替对方服务,玩到最后,我终于忍不住,被她的口水淹没禾花雀,来一次颜面发射。


    溅了她一口一门的精液。


    前戏做完,抹干身上的水珠,一起上床玩戏肉了。


    阿丹柔情地说道∶“让我替你按摩一会儿吧!你刚射完一次,都要等一会儿才有得玩我啦!我就做一回按摩女郎啦!老板,是不是做全套呀?”


    我笑着点了点头,我真的没有这么快就回气,我趴在床上,让她替我按摩背脊。


    她一边按摩,又一边和我倾谈调笑,那气氛倒像是去骨场玩似的。


    “怎么你还不结婚呀?结了婚?不就个个晚上都有得玩吗?”


    “不结婚更好玩嘛!可以天天晚上和不同的女孩子玩,个个都不同玩法。”


    “结了婚都可以啦!你们男人难道结了婚就不去滚吗?”


    “当然不那么方便吗?如果我的老婆有好像你这么开通就可以,好多女人都没有你这么开放哩!”


    “那么,你又会不会同意你老婆和别的男人玩呢?”


    “我还没结婚,所以并不知道。”


    “你们男人都是自私的占多数,自己出去滚就好开心,女人去滚一滚就要生要死。


    好心你想深一层啦!如果女人不滚、男人那里有那么多的女人滚呢?”


    阿丹实在是个好讨男人开心的活宝贝,她替我按摩一轮,又去整一条热毛巾替我抹面。


    我‘大’型躺着,那条毛巾放在我面上,真的好舒服。


    这个时候、阿丹十指纤纤地在我胸部和腹部按摩,双手在我两粒乳头处轻轻地捻捻捏捏,一个滑滑溜溜的屁股亦轻轻地摇前摇后,我感到她的阴部湿润了我的小腹,裂缝处的地方特别是热辣辣。


    “你不要这么懒啦!伸出你那对咸猪手摸摸我好不好?”


    阿丹扮出荡女呻吟的那种声浪,今我当堂有点儿歉意。


    颜面发射也玩过,人体按摩也做过,我可是无论如何也要做一些工夫来取悦她才对呀!我伸手一摸,就摸住她那对鲜奶,捏住两粒莲子慢慢玩。


    虽然她坐着,但一条腰仍然可以摇摇抛抛、当她的阴部撞下我小腹时,除了肉与肉的‘啪.啪’声之外,她的嘴里也发出好似就销魂袭骨的呻吟声。


    我摸到她两粒葡提子硬了之后,一对手就顺路向下滑,初初是扶住她一条腰,帮她摇,然后又兜向下,从后后向她屁股沟探索,摸到热辣辣峨溪涧时,发觉已经潮涨,我托起她的屁股,让她将下阴悬空,然后施展金龙探爪向溪涧挖去;搅到整只手掌都湿淋淋的,我将湿了手掌拿给她吃,她不肯。


    我就在左右两个肉峰抹干手掌。


    “你好坏呀你!我要你给我舐干净!”


    话还没说完,她就将一对饱满的大乳房贴到我脸上摩擦,将淫水擦到我脸上,我被她这么搞,还可以在女人面前做人、于是我将佰反在下面,校准了炮位,一下就冲入她的肉洞要害。


    阿丹两脚将我环腰一夹,立即就跟我一齐摇起来。


    我扭腰摆臀地在她上面做活塞运动,其实互有攻守。


    最厉害的是她的阴道里好像有内功似的,一夹一夹,她的阴道壁也似乎凹凸不平。


    我插入的时候,好像有许多肉牙在刷扫我的龟头,我抽插时,就像有几只八爪鱼在吸啜,我知道这就是所谓名器了。


    “你累不累呀!不如等我坐在上面,你睡下来亨受好不好?”


    阿丹忽然停住,一对媚眼发出淫乱的神情,那种眼神,我祇在西方的四级片里见过。


    阿丹把渗出汗珠的背脊对着我,一手提着肉棍慢慢坐下,一招‘坐怀吞棍’,把我的佃阴茎吞没在她的肉洞之中,她好似一个上了链的机械人,利用小蛮腰运劲,急速地前后摇动。


    我感到整支肉棍和春袋都发热了,她压得好大力,坐得好深,我那支肉棍好像顶到尽头,不到一分钟、已经想发射。


    “不行啦!慢一点呀!”


    我伸手想制止她的下盘不摇动,但她好像已经完全失控,而且将前后摇改成旋转摇。


    这时候,我大头细头都晕浪了,她的肉洞里面好像越来越热了,好明显的,两阵热辣辣汁液由他的肉洞里出现,我的龟头好像冲热水凉似的。


    这一阵照头淋、阿丹好像和我有仇似的,好激动地摇、扭、撞、压,还不停地呻叫道∶“啊!就到了!就到了!你射啦!射啦!”


    我终于射精了,我射完精,她都还没有玩完,阿丹还在叫、还在摇,她的高潮好像特别长,特别劲。


    她抱着我翻了个身,让我舒舒服服地压在她软绵绵的肉身上。


    这时,我的手提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我打开一听,原来是阿德打来的。


    他笑着问道∶“喂!你们怎样了?我老婆好不好玩呢?”


    我笑着说道∶“阿德,你们在那里呀!怎么知道我们刚刚玩我完呀!”


    阿德在电话里说道∶“我在自己的家里嘛!我怎么会知道你们的事呀!我是刚刚在阿珊的嘴里出精,随便打个电话给你们嘛!”


    阿丹听出是她的老公打来电话,就抢过去说道∶“阿德,我好舒服哦!他好劲呀!刚刚射了精,现在还没软,还硬硬地插在我下面哩!”


    阿德说道∶“老婆你开心就好了,阿赵是我的好朋友,他答应好好照顾你的,你们放心玩个痛快吧!你再让他听听电话,我有事和他说。”


    阿丹又把电话交到我手上,我说道∶“阿德,你老婆好风骚哦!她实在是一个外貌美和内在妙俱备的好老婆,怎么你还不满足,还要和别的女人鬼混呀!”


    阿德笑着说道∶“山珍海味,长吃也乏味嘛!喂!我试过阿珊了,她的不错,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也介绍她和你玩玩吧!哗!我的东西又在她嘴里硬起来啦!我要插到她下面去了,不跟你说啦!”


    阿德收线后,阿丹告诉我说∶“阿珊是我的同事,刚从国外回港,我老公一见过她就着迷了,但我也好喜欢你,今晚总算得到你了。”


    说到这里,阿丹告诉我要去一去洗手间,当她放开我时,我见到她的肉洞里有些水流出来、把她两边大腿的内侧都湿润了。


    第二天回到香港,在阿德家里见到阿珊,我不禁大吃一惊,原来她就是那个在‘包租婆’同学家里被我破处的中国女孩子。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