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两个极品浪女

    发布时间:2019-08-21 00:00:20   


    一个有风韵的女人都需要具备什么呢?


    柔弱的性格,受过一点教育,具有母爱精神,心软。一个美丽的女人都需要具备什么呢?


    高高的个子,鸭蛋脸,大眼睛,长长的睫毛,高高的鼻梁,樱桃般的小嘴,水嫩白皙的皮肤,修长的大腿,饱满的乳房,高挺的屁股,饱满的小脚,温柔的体香。


    我恰恰具备了上面两种条件,我觉得既幸运又不幸。


    27岁了,还没结婚,应该说可惜了,但我并不觉得可惜,我知道,美丽女人的命运通常不好,这是我的不幸。生活,对于我来说,总是乱糟糟的一片,毫无顺序可言,这样的生活我已经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一切陷入一片淫乱中……早晨,我刚从睡梦中苏醒,电话响了起来,‘嘀嘀……’,我拿起电话,懒懒的说:“谁呀!”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月芬,起床了吗?是我。”我噘起小嘴,埋怨的说:“哎呀!萍姐!这才几点呀!这么早。”萍姐在电话那边说:“月芬,不早了,已经10点了,快点起吧,赶快到我这里来,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了!”我不耐烦的说:“行了!知道了,知道了!”说完,我挂下电话。


    没办法,总要生活吧,否则那些高级衣服呀,内衣呀,丝袜呀,皮鞋呀,手表呀,金货呀……不能从窗户外面飞进来吧。


    我又呆了一会儿,慢慢的从床上走下来,进入卫生间……洗澡后,我终于完全醒过来了,先是为自己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煎蛋、面包、牛奶。


    一边吃着早餐,一边欣赏着早晨的电视节目。


    吃过早餐以后,我坐在镜台前面,细细的打扮着自己,今天我决定化淡妆。


    一切整理好后,我对着镜子照了照,果然很满意,淡淡的娥眉,淡红色的嘴唇,浅粉底,柔和的眼线,刷得亮亮的睫毛。


    然后我打开衣柜,穿什么呢?我翻看着衣服,最后我选中了一身高级的淡黄色套装,开领的西服式上衣配合着中裙,这让我感觉很好。


    丝袜,什么颜色的丝袜?我想了想,觉得还是肉色的丝袜比较好,我穿好衣服,走到门口,挑了一双新买的黑色寸跟高跟鞋,穿好以后,我高兴的对着镜子照了照,的确很满意!


    从家里出来,我直接打的,对司机说:“金山路,富源小区。”富源小区属于那种很平民化的小区,住在这里的人,大多数是工薪阶层,既没钱,也没势,好不容易买一套小独单,还要背上20几年的贷款,萍姐就住在这里,当然,她不属于工薪阶层,她和我一样,属于那种比工薪阶层能过得更舒服一点的阶层,算个小业主吧。


    我刚在小区门口下车,就听见有人叫我:“月芬,你怎么现在才来?海哥早就到了!”迎面朝我走来的,是一个年过40的女人,个子不高,却是乳翘臀肥,走起路来,两个饱满的乳房随着摆动,刹是有味儿,圆脸蛋,小巧的鼻子,不大不小的嘴,柳叶眉,桃花眼。尤其是她的眼睛,一切风情尽在其中。她就是萍姐,骨子里透出一种风骚。


    萍姐走到我面前,拉着我的手,我笑着说:“你那么大早就叫我,我现在还困着呢。”萍姐用手指点了我一下笑着说:“叫你还不是应该的,工作哪能迟到呢。”我笑着挎着她走进了小区。


    萍姐住在小区的最后一排楼,后面就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地,因为远离大街,这里的环境既安静又舒适。


    我一边走,一边问:“小飞来了吗?”萍姐说:“那个臭小子早就来了,一进门就缠着我,讨厌!”萍姐虽然嘴里说‘讨厌’可脸上却展现出幸福的样子,我看着她直想笑,心说:比人家大20多岁,还这么惦记着。


    萍姐忽然看看我,问:“月芬,你想什么呢?”我笑着说:“没,没想什么。”萍姐一脸幸福的样子,嘻嘻的笑着说:“那个臭小子,有时候其实也挺可爱的。”我正要说话,萍姐的手机响了起来,萍姐看看手机号码,对我说:“是海哥打来的,催咱们呢,快走。”我和萍姐进了17号楼。


    进了房间,萍姐住的是两室一厅,房间并没怎么装修,也没什么家具,显得空荡荡的,左手的房间是大屋,也是我们‘工作’的地方,右手的小房间是萍姐住的地方。


    我们刚进门,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迎了过来,笑眯眯的对我说:“芬姐,您来了。”年轻人高高的个子,小鼻子,小眼睛,脸上随时都挂着顽皮的笑容,他身材挺瘦,但很精神,身上穿着目前最时髦的休闲装,发型相当新潮。


    他就是小飞,目前还是个大学生,他是学摄影和美工的,为了多挣点钱上学才出来打工,他对于摄像机玩得很在行。


    我冲他笑笑,对他说:“你来的挺早呀?不上课了?”小飞说:“写论文了,那些课没什么意思,不上了。”我们正说话,从大屋里走出一个男人,个头不高,身材匀称,浑身都是健壮的肌肉,短发,消瘦的脸庞,脸上的五官仿佛是用刻刀雕刻出来的一样,显得坚毅有力。他光着上身,只穿了一条高级的三角小裤衩,裤裆里鼓鼓囊囊的,看着让人眼晕。


    他就是我们这个小小‘工作组’的大老板--海哥。


    海哥今年30多岁了,在监狱里呆了将近10年,出来以后在社会上流浪,后来到了这里,经过几年的拚杀,在这座国际化的大都市里打出一片天下,现在是很有名气了,海哥很有势力,但他并不显露,只是干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他经常对我们说的一句话:不过是为了混口饭吃。


    海哥见我来了,人也都到齐了,对我们说:“开工!大家准备一下,小飞,你去把摄像机弄好。”小飞吐了一下舌头,急忙走进大屋里,我和萍姐也不敢多说,急忙拐到小屋里。


    进了房间,我和萍姐把衣服脱光,每人只穿丝袜,萍姐对着镜子又仔细的打扮了一下,才和我一起走进大屋里。


    房间里的窗帘都是厚厚的面料,拉上后房间里一片黑暗,小飞拿出摄影灯,把灯光调整好,房间里的墙壁都是白色的,除了摄影机和摄影灯以外,房间的正中央摆着一张特大号的高级软床,床上什么也没有,只铺着宝蓝色的高级床单。


    海哥看着小飞把摄影机弄好,对我们说:“你们上床。”我和萍姐拉着手上了大床上,小飞弄好一切以后,对海哥说:“海哥,都弄好了,开始吧。”海哥对我和萍姐说:“今天是两场,第一场你们搞同性,第二场咱们三个。


    月芬搞阿萍。开始!”小飞也在摄影机后面大声说:“THREE!……TWO!……ONE!BEGIN!”然后房间里安静下来,小飞站在镜头后面调整,海哥举著录音用的长把麦克风对着我们。


    ……我和萍姐面对面的跪在床上,互相搂抱着亲嘴,两条柔软的舌头伸出来,互相用舌头逗弄着,粘粘的唾液被我们用舌头拉起了晶莹的细丝,然后我们拥抱在一起进行深深的接吻,萍姐的小嘴里很香,我们把舌头深深的插进对方的嘴里,互相绞弄着,缠绵着,绞弄出的唾液我们争相吸吮,吞咽。



    萍姐和我在深深的接吻中发出了腻腻的声音:“唔……嗯……‘我的手伸到萍姐的乳房上开始揉弄起来,萍姐顺势倒在我的怀里。


    ……我把萍姐平放在床上,慢慢的跨在她的胸口上,把自己的两个饱满的乳房放在她脸上,萍姐哼哼着用脸蹭着我的乳房,我拿起一个乳房,用乳头摩挲着她的嘴唇,哼哼着说:“来,宝贝,张开嘴,吸……舔!”萍姐张开小嘴,我把乳头塞进她的小嘴里,萍姐狠狠的吸吮着,房间里充满‘嘶嘶’的吸吮声,我仰起脖子,闭上眼睛,舒服的发出淫声:“哦!哦!…”我一边让她吸吮着乳头,一边揉弄着我的另一个乳房,脸上的表情十分的淫荡。


    拍这种黄色录像,其实就是演戏,男人或许在射精的时候有一点动情,可女人完全是处于一种表演的状态。


    我一边放浪的叫着,一边用我的另一个乳房使劲的抽打着萍姐的脸庞,萍姐大口大口的使劲吸吮着乳头,嘴里哼哼着,声音也越来越大了。


    我让她吸吮了一会,然后把另一个乳头塞进她嘴里,让她轮流吸吮。


    大约5分钟,我从她身上下来,萍姐淫荡的在床上扭动着,小嘴里嚷道:“来呀!来呀!我要!要!嗯……!我要!”我跪在她的侧面,一低头,小嘴叼住萍姐的一个乳头猛舔,一只手揉弄着她的另一个乳房,然后把手放在她的裤裆里用手摩挲着。


    萍姐穿的是纯白色的连裤丝袜,是高级的日本货,超薄透气,黑黝黝的浪屄毛清晰可见,我用中指大力的摩挲着她的屄,小嘴在她的两个乳房间忙活着,萍姐更大声的叫起来:“哦!快!哦!……”在我的大力摩擦下,萍姐竟然被弄得出了黏液,把丝袜洇得潮湿了。


    我见她‘潮’了,先是直起身子,把自己的肉色连裤丝袜脱掉,然后把萍姐的丝袜也扒了下来,我们赤裸相对了。


    小飞扛起摄像机,海哥一手举着麦克风,一手拿着摄影灯,两个人慢慢的凑了过来,着重拍摄着我的舔屄镜头,这可能要做个特写吧,我这么想着,然后一手撩起头发,把自己的脸露出来,另一只手分开萍姐的屄,伸出舌头,用舌尖戏弄着她的尿道口,萍姐浪声的叫了出来:“哦!!啊!!快!!!啊!”我舔着她的尿道口,然后伸长脖子,开始舔着她的浪屄,把粘粘的淫水故意用舌尖挑起来对着镜头微微的一笑,然后把舌尖插进萍姐的屄里,萍姐痛快的叫着:“哦!哦!哦!”我一边舔着她,一边摇晃着自己的屁股,让屄在萍姐的脸上乱蹭。小飞也及时的调整镜头角度,把镜头拉近萍姐,照着她那浪浪的淫荡表情。


    萍姐一边用小嘴快速的舔着我的屄,一边用双手大力的拍打着我那肥硕的大屁股。


    ‘啪啪啪!……’清脆的响声在房间响起,海哥及时的将麦克风对准,把这淫荡的声音记录下来,在我们互相的刺激下,我和萍姐渐渐入戏,互相的叫了起来,这个嚷:“哦!快点!啊,啊,啊,啊!……”那个叫:“来了!爽!啊!哦!哦!哦!……”叫两声,我们就互相舔着对方,加速刺激。


    玩了好一会儿,海哥突然冲小飞递了个眼神,小飞即时的把摄影机关掉,同时把麦克也关掉,海哥这才冲我们说:“好了,休息一下。”我和萍姐都笑着从床上起来。


    萍姐坐了起来,笑着对海哥说:“海哥,怎么样?”海哥这时正凑在小飞的跟前,仔细的看着小飞熟练的控制着摄影机重播着刚才的一段,海哥听完,笑着说:“行!还不错!到了那边再整理一下,估计可以出口了。”萍姐嘻嘻的笑着说:“这次能赚一笔了吧?”海哥点点头,忽然抬头冲我和萍姐说:“哦!对了!上次的钱下来了,一会儿完了事情,咱们把帐都结了。”我笑着说:“海哥,谢谢您了,不过这次怎么这么长时间?”海哥一边看着屏幕,一边说:“咳!别提了,不知道南面那边怎么回事,送货的人都回来了,钱才打到咱们帐上。我昨儿才提出来。”小飞在一边听着,高兴得直搓手,说:“好了!这次又可以发一笔小财了!


    哦!”小飞一说话,萍姐忽然说:“小飞!过来!”小飞一吐舌头,乖乖的走过来,萍姐一下把他到身边,在他的耳边说:“我问你……”下面的话我没听到,我心说:看来萍姐这次玩真的了?!哎呀!他们可差20多岁呢!


    一会就听小飞辩解道:“不是……没有!……你从哪看见了!……”萍姐看看我和海哥,见我们都没注意,萍姐一把拉住小飞说:“嚷!你嚷!跟我过来!”说完,拉着小飞快速的走进小屋。


    海哥看完了录像,笑着对我说:“月芬,他们俩怎么了?”我笑着说:“咳,上了两次,不知道怎么了,好像黏糊上了。”海哥摇摇头一笑,对我说:“月芬,拿两瓶汽水过来。”我答应一声,下地走出去。


    我拿了汽水进来的时候,顺便看了一眼小屋,小屋的门并没关死,我从缝隙看进去,只见萍姐光着屁股跪在地上,正给小飞唆了大鸡巴呢!


    我笑着走进大屋,海哥看我笑,问我:“怎么了?”我一边把汽水递给海哥,一边笑着小声说:“我刚过来,您猜他们…嘻嘻,萍姐正乱叼鸡巴呢。”海哥也笑了,说:“真他妈的!”随后,海哥冲着小屋喊道:“快点!开始了!”我听完,一下子躺在床上,笑得肚子疼……(二)听到海哥的叫声,小屋里一阵乱糟糟的响动,小飞一边提着裤子,一边走进来,也不敢看我,也不敢看海哥,只是马上走到摄影机后面鼓捣着。紧接着,萍姐也走了进来,嘴边挂着满意的浪笑,一边走,还一边用手摸着自己的浪屄,我细心的发现萍姐的嘴角还挂着一丝精液。


    ……萍姐笑嘻嘻的说:“不好意思,海哥……”海哥没说什么,只是挥挥手。小飞站在摄像机后面,对海哥说:“海哥,准备好了。”海哥说:“开始!”……萍姐趴在床上,脸贴着床单,把她的屁股高高的撅着,冲着天花板,她的双腿分开,我坐在她腿中间,把脚伸到她的面前,萍姐小嘴一张,含住我的大脚趾细细的吸吮着。


    我坐好,然后拍拍她的屁股,房间里回荡着清脆的响声,萍姐腻腻的哼哼着‘呢……嗯……’我的心脏渐渐跳得快了,只觉得血液往上涌,手都好像在微微颤抖。


    我使劲的扒开萍姐的屁股,一股‘香气’扑鼻而来,一个肉乎乎的屁眼露了出来,屁眼的周围很干净,一根毛都没有,光溜溜的,小小的屁眼一伸一缩,蛮是可爱。


    我把长发拢到自己的耳朵后面,在镜头面前露出脸庞,然后慢慢的靠近,伸出舌头,用舌尖细细的舔着萍姐的屁眼,从周围舔到内部,萍姐放浪的叫了起来:“哦!啊!……哦!……啊!!……好!……使劲!……里面!……啊!”我用舌尖使劲的挤进屁眼里,然后抽出来,插进去……动作加快,脖子一伸一缩,逐渐进入淫乱的状态。


    萍姐大声的叫着,把手伸到自己的裤裆里使劲的摸着自己的屄,我也用手狠狠的揉弄着自己的两个乳房,乳头硬硬的挺起,我只觉得一阵发热,真刺激!


    ……房间里,一个美丽的女人正舔另一个风韵女人的后门,这样的镜头只会让人觉得淫乱。


    海哥再次冲小飞使眼色,小飞把摄影机关闭。


    海哥把麦克风放在距离我们很近的地方,小飞调整好灯光,海哥迅速的脱掉裤衩,一根鸡巴一下子耷拉出来,海哥上了床,然后对小飞打了个手势,小飞喊了声:“开始!”……我和萍姐跪在床上,海哥站在我们跟前,用手叉着腰,任凭我和萍姐用小嘴轮流叼着他的鸡巴,海哥的鸡巴挺有特点,粗并不粗,长也不是很长,只是显得很结实,很健壮,就好像他满身的肌肉,龟头溜圆。


    我和萍姐用小嘴吸吮着他的鸡巴头,晶莹的唾液将鸡巴头润湿,我们的手在海哥的身上不停的抚摩,海哥逐渐喘粗气,鸡巴渐渐的挺直。我和萍姐轮流的张开小嘴,海哥在我们的小嘴里轮流抽插。萍姐一低头,含着他的鸡巴蛋子,小嘴淹没在他黑耸耸的鸡巴毛里。海哥舔舔嘴唇,看着我们服务着他的鸡巴,忽然一伸手攥着我的乳房,用手指捻着我的乳头,我轻轻的哼了起来……海哥让萍姐和我亲嘴,然后举起我的双腿,鸡巴一挺,插进我的屄里动作起来,‘扑哧,扑呲,扑哧,扑呲……’我觉得下体被饱满的充实起来,粗大火热的鸡巴头在阴道里不停的摩擦,一阵阵激动传进大脑。


    我使劲的吸吮着萍姐的舌头,萍姐一边用手使劲捻着我的乳头,另一只手摸着海哥的大腿,海哥扬手拍着萍姐肥硕的屁股,‘啪!’,萍姐细细的哼了一声‘嗯!’,随着海哥的拍打,萍姐一声声的哼哼着。


    我伸出手,摸着交合的部位,粗大的鸡巴从屄里带出滑溜黏糊的淫液,大鸡巴痛快的在里面抽插着。海哥执着我的两个脚脖子,屁股前后的快速挺动,两肉相碰,发出脆生的‘啪啪’响声,我痛快的叫嚷着:“啊!…快!……哦!哦!哦!”我一边叫着,一边摇晃着头,萍姐咬住我的乳头猛啃。


    海哥把鸡巴从我的屄里抽出来,就着萍姐高挺的屁股,用手使劲按住,鸡巴对准萍姐的屄,大力的一挺,萍姐‘嗷’的一声叫了出来。


    一个有风韵的女人都需要具备什么呢?


    柔弱的性格,受过一点教育,具有母爱精神,心软。一个美丽的女人都需要具备什么呢?


    高高的个子,鸭蛋脸,大眼睛,长长的睫毛,高高的鼻梁,樱桃般的小嘴,水嫩白皙的皮肤,修长的大腿,饱满的乳房,高挺的屁股,饱满的小脚,温柔的体香。


    我恰恰具备了上面两种条件,我觉得既幸运又不幸。


    27岁了,还没结婚,应该说可惜了,但我并不觉得可惜,我知道,美丽女人的命运通常不好,这是我的不幸。生活,对于我来说,总是乱糟糟的一片,毫无顺序可言,这样的生活我已经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一切陷入一片淫乱中……早晨,我刚从睡梦中苏醒,电话响了起来,‘嘀嘀……’,我拿起电话,懒懒的说:“谁呀!”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月芬,起床了吗?是我。”我噘起小嘴,埋怨的说:“哎呀!萍姐!这才几点呀!这么早。”萍姐在电话那边说:“月芬,不早了,已经10点了,快点起吧,赶快到我这里来,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了!”我不耐烦的说:“行了!知道了,知道了!”说完,我挂下电话。


    没办法,总要生活吧,否则那些高级衣服呀,内衣呀,丝袜呀,皮鞋呀,手表呀,金货呀……不能从窗户外面飞进来吧。


    我又呆了一会儿,慢慢的从床上走下来,进入卫生间……洗澡后,我终于完全醒过来了,先是为自己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煎蛋、面包、牛奶。


    一边吃着早餐,一边欣赏着早晨的电视节目。


    吃过早餐以后,我坐在镜台前面,细细的打扮着自己,今天我决定化淡妆。


    一切整理好后,我对着镜子照了照,果然很满意,淡淡的娥眉,淡红色的嘴唇,浅粉底,柔和的眼线,刷得亮亮的睫毛。


    然后我打开衣柜,穿什么呢?我翻看着衣服,最后我选中了一身高级的淡黄色套装,开领的西服式上衣配合着中裙,这让我感觉很好。


    丝袜,什么颜色的丝袜?我想了想,觉得还是肉色的丝袜比较好,我穿好衣服,走到门口,挑了一双新买的黑色寸跟高跟鞋,穿好以后,我高兴的对着镜子照了照,的确很满意!


    从家里出来,我直接打的,对司机说:“金山路,富源小区。”富源小区属于那种很平民化的小区,住在这里的人,大多数是工薪阶层,既没钱,也没势,好不容易买一套小独单,还要背上20几年的贷款,萍姐就住在这里,当然,她不属于工薪阶层,她和我一样,属于那种比工薪阶层能过得更舒服一点的阶层,算个小业主吧。


    我刚在小区门口下车,就听见有人叫我:“月芬,你怎么现在才来?海哥早就到了!”迎面朝我走来的,是一个年过40的女人,个子不高,却是乳翘臀肥,走起路来,两个饱满的乳房随着摆动,刹是有味儿,圆脸蛋,小巧的鼻子,不大不小的嘴,柳叶眉,桃花眼。尤其是她的眼睛,一切风情尽在其中。她就是萍姐,骨子里透出一种风骚。


    萍姐走到我面前,拉着我的手,我笑着说:“你那么大早就叫我,我现在还困着呢。”萍姐用手指点了我一下笑着说:“叫你还不是应该的,工作哪能迟到呢。”我笑着挎着她走进了小区。


    萍姐住在小区的最后一排楼,后面就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地,因为远离大街,这里的环境既安静又舒适。


    我一边走,一边问:“小飞来了吗?”萍姐说:“那个臭小子早就来了,一进门就缠着我,讨厌!”萍姐虽然嘴里说‘讨厌’可脸上却展现出幸福的样子,我看着她直想笑,心说:比人家大20多岁,还这么惦记着。


    萍姐忽然看看我,问:“月芬,你想什么呢?”我笑着说:“没,没想什么。”萍姐一脸幸福的样子,嘻嘻的笑着说:“那个臭小子,有时候其实也挺可爱的。”我正要说话,萍姐的手机响了起来,萍姐看看手机号码,对我说:“是海哥打来的,催咱们呢,快走。”我和萍姐进了17号楼。


    进了房间,萍姐住的是两室一厅,房间并没怎么装修,也没什么家具,显得空荡荡的,左手的房间是大屋,也是我们‘工作’的地方,右手的小房间是萍姐住的地方。


    我们刚进门,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迎了过来,笑眯眯的对我说:“芬姐,您来了。”年轻人高高的个子,小鼻子,小眼睛,脸上随时都挂着顽皮的笑容,他身材挺瘦,但很精神,身上穿着目前最时髦的休闲装,发型相当新潮。


    他就是小飞,目前还是个大学生,他是学摄影和美工的,为了多挣点钱上学才出来打工,他对于摄像机玩得很在行。


    我冲他笑笑,对他说:“你来的挺早呀?不上课了?”小飞说:“写论文了,那些课没什么意思,不上了。”我们正说话,从大屋里走出一个男人,个头不高,身材匀称,浑身都是健壮的肌肉,短发,消瘦的脸庞,脸上的五官仿佛是用刻刀雕刻出来的一样,显得坚毅有力。他光着上身,只穿了一条高级的三角小裤衩,裤裆里鼓鼓囊囊的,看着让人眼晕。


    他就是我们这个小小‘工作组’的大老板--海哥。


    海哥今年30多岁了,在监狱里呆了将近10年,出来以后在社会上流浪,后来到了这里,经过几年的拚杀,在这座国际化的大都市里打出一片天下,现在是很有名气了,海哥很有势力,但他并不显露,只是干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他经常对我们说的一句话:不过是为了混口饭吃。


    海哥见我来了,人也都到齐了,对我们说:“开工!大家准备一下,小飞,你去把摄像机弄好。”小飞吐了一下舌头,急忙走进大屋里,我和萍姐也不敢多说,急忙拐到小屋里。


    进了房间,我和萍姐把衣服脱光,每人只穿丝袜,萍姐对着镜子又仔细的打扮了一下,才和我一起走进大屋里。


    房间里的窗帘都是厚厚的面料,拉上后房间里一片黑暗,小飞拿出摄影灯,把灯光调整好,房间里的墙壁都是白色的,除了摄影机和摄影灯以外,房间的正中央摆着一张特大号的高级软床,床上什么也没有,只铺着宝蓝色的高级床单。


    海哥看着小飞把摄影机弄好,对我们说:“你们上床。”我和萍姐拉着手上了大床上,小飞弄好一切以后,对海哥说:“海哥,都弄好了,开始吧。”海哥对我和萍姐说:“今天是两场,第一场你们搞同性,第二场咱们三个。


    月芬搞阿萍。开始!”小飞也在摄影机后面大声说:“THREE!……TWO!……ONE!BEGIN!”然后房间里安静下来,小飞站在镜头后面调整,海哥举著录音用的长把麦克风对着我们。


    ……我和萍姐面对面的跪在床上,互相搂抱着亲嘴,两条柔软的舌头伸出来,互相用舌头逗弄着,粘粘的唾液被我们用舌头拉起了晶莹的细丝,然后我们拥抱在一起进行深深的接吻,萍姐的小嘴里很香,我们把舌头深深的插进对方的嘴里,互相绞弄着,缠绵着,绞弄出的唾液我们争相吸吮,吞咽。


    萍姐和我在深深的接吻中发出了腻腻的声音:“唔……嗯……‘我的手伸到萍姐的乳房上开始揉弄起来,萍姐顺势倒在我的怀里。


    ……我把萍姐平放在床上,慢慢的跨在她的胸口上,把自己的两个饱满的乳房放在她脸上,萍姐哼哼着用脸蹭着我的乳房,我拿起一个乳房,用乳头摩挲着她的嘴唇,哼哼着说:“来,宝贝,张开嘴,吸……舔!”萍姐张开小嘴,我把乳头塞进她的小嘴里,萍姐狠狠的吸吮着,房间里充满‘嘶嘶’的吸吮声,我仰起脖子,闭上眼睛,舒服的发出淫声:“哦!哦!…”我一边让她吸吮着乳头,一边揉弄着我的另一个乳房,脸上的表情十分的淫荡。


    拍这种黄色录像,其实就是演戏,男人或许在射精的时候有一点动情,可女人完全是处于一种表演的状态。


    我一边放浪的叫着,一边用我的另一个乳房使劲的抽打着萍姐的脸庞,萍姐大口大口的使劲吸吮着乳头,嘴里哼哼着,声音也越来越大了。


    我让她吸吮了一会,然后把另一个乳头塞进她嘴里,让她轮流吸吮。


    大约5分钟,我从她身上下来,萍姐淫荡的在床上扭动着,小嘴里嚷道:“来呀!来呀!我要!要!嗯……!我要!”我跪在她的侧面,一低头,小嘴叼住萍姐的一个乳头猛舔,一只手揉弄着她的另一个乳房,然后把手放在她的裤裆里用手摩挲着。


    萍姐穿的是纯白色的连裤丝袜,是高级的日本货,超薄透气,黑黝黝的浪屄毛清晰可见,我用中指大力的摩挲着她的屄,小嘴在她的两个乳房间忙活着,萍姐更大声的叫起来:“哦!快!哦!……”在我的大力摩擦下,萍姐竟然被弄得出了黏液,把丝袜洇得潮湿了。


    我见她‘潮’了,先是直起身子,把自己的肉色连裤丝袜脱掉,然后把萍姐的丝袜也扒了下来,我们赤裸相对了。


    小飞扛起摄像机,海哥一手举着麦克风,一手拿着摄影灯,两个人慢慢的凑了过来,着重拍摄着我的舔屄镜头,这可能要做个特写吧,我这么想着,然后一手撩起头发,把自己的脸露出来,另一只手分开萍姐的屄,伸出舌头,用舌尖戏弄着她的尿道口,萍姐浪声的叫了出来:“哦!!啊!!快!!!啊!”我舔着她的尿道口,然后伸长脖子,开始舔着她的浪屄,把粘粘的淫水故意用舌尖挑起来对着镜头微微的一笑,然后把舌尖插进萍姐的屄里,萍姐痛快的叫着:“哦!哦!哦!”我一边舔着她,一边摇晃着自己的屁股,让屄在萍姐的脸上乱蹭。小飞也及时的调整镜头角度,把镜头拉近萍姐,照着她那浪浪的淫荡表情。


    萍姐一边用小嘴快速的舔着我的屄,一边用双手大力的拍打着我那肥硕的大屁股。


    ‘啪啪啪!……’清脆的响声在房间响起,海哥及时的将麦克风对准,把这淫荡的声音记录下来,在我们互相的刺激下,我和萍姐渐渐入戏,互相的叫了起来,这个嚷:“哦!快点!啊,啊,啊,啊!……”那个叫:“来了!爽!啊!哦!哦!哦!……”叫两声,我们就互相舔着对方,加速刺激。


    玩了好一会儿,海哥突然冲小飞递了个眼神,小飞即时的把摄影机关掉,同时把麦克也关掉,海哥这才冲我们说:“好了,休息一下。”我和萍姐都笑着从床上起来。


    萍姐坐了起来,笑着对海哥说:“海哥,怎么样?”海哥这时正凑在小飞的跟前,仔细的看着小飞熟练的控制着摄影机重播着刚才的一段,海哥听完,笑着说:“行!还不错!到了那边再整理一下,估计可以出口了。”萍姐嘻嘻的笑着说:“这次能赚一笔了吧?”海哥点点头,忽然抬头冲我和萍姐说:“哦!对了!上次的钱下来了,一会儿完了事情,咱们把帐都结了。”我笑着说:“海哥,谢谢您了,不过这次怎么这么长时间?”海哥一边看着屏幕,一边说:“咳!别提了,不知道南面那边怎么回事,送货的人都回来了,钱才打到咱们帐上。我昨儿才提出来。”小飞在一边听着,高兴得直搓手,说:“好了!这次又可以发一笔小财了!


    哦!”小飞一说话,萍姐忽然说:“小飞!过来!”小飞一吐舌头,乖乖的走过来,萍姐一下把他到身边,在他的耳边说:“我问你……”下面的话我没听到,我心说:看来萍姐这次玩真的了?!哎呀!他们可差20多岁呢!


    一会就听小飞辩解道:“不是……没有!……你从哪看见了!……”萍姐看看我和海哥,见我们都没注意,萍姐一把拉住小飞说:“嚷!你嚷!跟我过来!”说完,拉着小飞快速的走进小屋。


    海哥看完了录像,笑着对我说:“月芬,他们俩怎么了?”我笑着说:“咳,上了两次,不知道怎么了,好像黏糊上了。”海哥摇摇头一笑,对我说:“月芬,拿两瓶汽水过来。”我答应一声,下地走出去。


    我拿了汽水进来的时候,顺便看了一眼小屋,小屋的门并没关死,我从缝隙看进去,只见萍姐光着屁股跪在地上,正给小飞唆了大鸡巴呢!


    我笑着走进大屋,海哥看我笑,问我:“怎么了?”我一边把汽水递给海哥,一边笑着小声说:“我刚过来,您猜他们…嘻嘻,萍姐正乱叼鸡巴呢。”海哥也笑了,说:“真他妈的!”随后,海哥冲着小屋喊道:“快点!开始了!”我听完,一下子躺在床上,笑得肚子疼……(二)听到海哥的叫声,小屋里一阵乱糟糟的响动,小飞一边提着裤子,一边走进来,也不敢看我,也不敢看海哥,只是马上走到摄影机后面鼓捣着。紧接着,萍姐也走了进来,嘴边挂着满意的浪笑,一边走,还一边用手摸着自己的浪屄,我细心的发现萍姐的嘴角还挂着一丝精液。


    ……萍姐笑嘻嘻的说:“不好意思,海哥……”海哥没说什么,只是挥挥手。小飞站在摄像机后面,对海哥说:“海哥,准备好了。”海哥说:“开始!”……萍姐趴在床上,脸贴着床单,把她的屁股高高的撅着,冲着天花板,她的双腿分开,我坐在她腿中间,把脚伸到她的面前,萍姐小嘴一张,含住我的大脚趾细细的吸吮着。


    我坐好,然后拍拍她的屁股,房间里回荡着清脆的响声,萍姐腻腻的哼哼着‘呢……嗯……’我的心脏渐渐跳得快了,只觉得血液往上涌,手都好像在微微颤抖。


    我使劲的扒开萍姐的屁股,一股‘香气’扑鼻而来,一个肉乎乎的屁眼露了出来,屁眼的周围很干净,一根毛都没有,光溜溜的,小小的屁眼一伸一缩,蛮是可爱。


    我把长发拢到自己的耳朵后面,在镜头面前露出脸庞,然后慢慢的靠近,伸出舌头,用舌尖细细的舔着萍姐的屁眼,从周围舔到内部,萍姐放浪的叫了起来:“哦!啊!……哦!……啊!!……好!……使劲!……里面!……啊!”我用舌尖使劲的挤进屁眼里,然后抽出来,插进去……动作加快,脖子一伸一缩,逐渐进入淫乱的状态。


    萍姐大声的叫着,把手伸到自己的裤裆里使劲的摸着自己的屄,我也用手狠狠的揉弄着自己的两个乳房,乳头硬硬的挺起,我只觉得一阵发热,真刺激!


    ……房间里,一个美丽的女人正舔另一个风韵女人的后门,这样的镜头只会让人觉得淫乱。


    海哥再次冲小飞使眼色,小飞把摄影机关闭。


    海哥把麦克风放在距离我们很近的地方,小飞调整好灯光,海哥迅速的脱掉裤衩,一根鸡巴一下子耷拉出来,海哥上了床,然后对小飞打了个手势,小飞喊了声:“开始!”……我和萍姐跪在床上,海哥站在我们跟前,用手叉着腰,任凭我和萍姐用小嘴轮流叼着他的鸡巴,海哥的鸡巴挺有特点,粗并不粗,长也不是很长,只是显得很结实,很健壮,就好像他满身的肌肉,龟头溜圆。


    我和萍姐用小嘴吸吮着他的鸡巴头,晶莹的唾液将鸡巴头润湿,我们的手在海哥的身上不停的抚摩,海哥逐渐喘粗气,鸡巴渐渐的挺直。我和萍姐轮流的张开小嘴,海哥在我们的小嘴里轮流抽插。萍姐一低头,含着他的鸡巴蛋子,小嘴淹没在他黑耸耸的鸡巴毛里。海哥舔舔嘴唇,看着我们服务着他的鸡巴,忽然一伸手攥着我的乳房,用手指捻着我的乳头,我轻轻的哼了起来……海哥让萍姐和我亲嘴,然后举起我的双腿,鸡巴一挺,插进我的屄里动作起来,‘扑哧,扑呲,扑哧,扑呲……’我觉得下体被饱满的充实起来,粗大火热的鸡巴头在阴道里不停的摩擦,一阵阵激动传进大脑。


    我使劲的吸吮着萍姐的舌头,萍姐一边用手使劲捻着我的乳头,另一只手摸着海哥的大腿,海哥扬手拍着萍姐肥硕的屁股,‘啪!’,萍姐细细的哼了一声‘嗯!’,随着海哥的拍打,萍姐一声声的哼哼着。


    我伸出手,摸着交合的部位,粗大的鸡巴从屄里带出滑溜黏糊的淫液,大鸡巴痛快的在里面抽插着。海哥执着我的两个脚脖子,屁股前后的快速挺动,两肉相碰,发出脆生的‘啪啪’响声,我痛快的叫嚷着:“啊!…快!……哦!哦!哦!”我一边叫着,一边摇晃着头,萍姐咬住我的乳头猛啃。


    海哥把鸡巴从我的屄里抽出来,就着萍姐高挺的屁股,用手使劲按住,鸡巴对准萍姐的屄,大力的一挺,萍姐‘嗷’的一声叫了出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