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有个大鸡巴的男友真好

    发布时间:2019-08-28 00:01:09   


    很多人都说我可以去当模特尔,原因很简单,就是我173公分,有个修长的美腿,且胸部也有33C,学生时代就交过不少男友,当然也见过好几只肉棒了,在加上我偶尔也是会看看A片的,大概知道男人这种动物,而我并不是一定要有性生活,我不是需求度很高的人,但做起爱来,我也是会很想受的,说一些淫荡的话。

    而随着年纪越大,自己对择偶条件,就越来越现实,但往往总是不如所愿,之前有个有钱又帅的男友,但他们家要移民美国,他虽然说要娶我,但必须我也要到美国,由于我英文很烂,在加上我舍不得父母,最后我宁愿选择分手,自己想着反正世界上又不是只有你一个男生,我知道自己很自私,但我就是那么的现实。

    而出社会我到一家高级餐厅上班,我们有两套工作服,一套是短裙,一套是开高衩旗袍,老板摆明就是叫我们女员工,露腿吸引顾客,当然这份薪水待遇非常高,因为我们都有被挑过,而上门的顾客,大部分都是很有钱,这家餐厅实在不便宜,当然也有碰到想追我的人,但最后却是被阿浩给追到我。

    第一次注意到阿浩时,他总是每天七点准时到餐厅报到,且每天固定坐9号桌,且一个人默默自己吃着东西,一个小时候自己就离开了,其实不止是我,我们所有服务人员,对他开始很好奇,一个月后,终于有同事忍不住,开始跟他聊天,后来发现他还蛮健谈的,很爱搞笑,大家都慢慢地跟他混熟,才知道阿浩大我一岁而已。

    就在有一天,我下班时,他在楼下等我,原来他说他已经爱上我,想送我回家,突如其来的告白,我当然不肯,且我坐捷运只有五站,家也在捷运口附近,我根本不会想被载,但阿浩变成每天吃饭,还会每天等我下班,就在有一天,台风夜的前一晚,我才刚下楼,衣服就被用湿了,于是终于让他载,有一就有二,之后慢慢地就变成他固定接我下班,我们也已经好到,认干哥干妹了。

    再发展下去,就变成下班后,我们还会去吃个消夜才回家,我发现不知不觉爱上了他,有一天礼拜五晚上,我们吃完消夜,他说想在旁边的汽车旅馆休息,我也不是什么三岁小孩了,我大概知道他想做啥,由于我已经好久没做爱了,那天不知为什么那么的想要,于是害羞的,答应了他。

    走进旅馆那一刻,阿浩把我抱进房中,放在床上,我把女生该有的经持,丢到脑后,迅速解开阿浩的牛仔裤,我望着高昂在自己眼前的大肉棒,真的不夸张,阿浩的鸡巴,跟我以前的男生无法比,不知有没有20公分,且又是粗的不像话,只有在A片,我才看过这种尺寸,阿浩长的高高的,又属于斯文型男生,完全无法连想他有如此的大鸡巴。

    自己心里是既害怕又想要,刺激和紧张冲击着我全身的细胞,我心中多么渴望阿浩,马上把他的大鸡巴,插入自己那饥渴万分的小肥穴里,抽插一番后再喷洒甘露去滋润它啊!可是又害怕,若被人发觉了这件事,便颜面无存,如何是好?

    不容我多想,阿浩已压到我身上,像个得到了期盼已久玩具的小孩子,一边握着我软绵绵,又富有弹性的大奶子搓揉,又用掌心压在奶头上左右摆动;另一只手则伸到阴户外挑逗,他很有技巧地把食指与中指插入阴道里轻轻抽送,拇指就放在阴核上面揉着圆圈。

    我感到犹如触电,全身酥麻得难受,阿浩越用力,我就越觉得舒服,双腿张得越开,我的小穴开开的迎向阿浩,连藏在股沟里的屁眼,也清楚地露了出来。我一面受阿浩的亵玩,一面似乎地轻哼:“喔……喔……阿浩……痒死了……喔……你……真会弄……”

    我现在已把一切羞耻、担心抛诸脑后了,小穴酥痒难忍、阴道极度空虚,迫切需要阿浩那条大鸡巴狠狠插她我一顿,使我发泄掉,心中炽热的欲火才行。我主动伸出手去握住阿浩那根又粗又长的大肉棒上下套动,一边为他做着奸淫自己的热身准备,一边骚浪地媚声叫春:“啊……啊……阿浩……你弄……弄得人真舒服……喔……喔……好哥哥……你下面真大……好棒啊……妹妹爱……爱死了……”

    阿浩受到我的夸奖,弄得更起劲了,把我两个奶头捏得膨胀成两颗大葡萄一般。小穴就更加夸张,阴核肿了起来像粒花生米,阴唇充血成深红色并微向两边分开,大量淫水从阴道中涌出,令阿浩的手指抽插间不断发出“滋滋啧啧”的骚水声。

    我被阿浩逗得气喘吁吁、欲火中烧,阴户已经痒得难受,他再不把大鸡巴插进去,我快要急疯了,于是忍不住叫道:“好哥哥……别再弄奶奶了,我下面好……好难受啊……”

    阿浩听到我像母猫叫春一般的淫浪声音,心中想:“没想到我平时看起来这么乖巧,原来一上到床竟这么淫荡。”于是对我说:“妹妹,我下面也好难受,你用口帮我弄弄,我就将你下面搞爽。”

    说着也不等我答应,他就转身来个69式,让自己的大鸡巴对着我的小嘴,自己则低下头,用双手扳开我的双腿仔细看。只见在一片乌黑的阴毛中间,有条像发面一般的鼓鼓肉缝,顶端有颗鲜红的小樱桃站立着,不停地颤动跳跃;两片肥美的阴唇不断张张合合,像张嗷嗷待哺的小嘴;阴户四周的耻毛被淫液,沾到湿透了,润泽得闪闪发光;阴道里泄出的淫水,已经充满了屁股沟,连肛门也被淫水淹没成一个黏糊糊的小凹洼。

    阿浩把嘴巴凑到我的肛门边,伸出舌头轻舔那些放射线状的粉红色皱褶,舌头刚碰到粉肉蕾,我便猛的一颤:“别……别碰那里,坏哥哥……人家没叫你弄那儿……”

    阿浩:“好妹妹,那你要我弄哪儿?”

    我:“弄……弄……前面。”

    阿浩故意问:“前面?前面什么地方?”

    我既娇且淫地答道:“前面……前面……就……就是人家的小屄嘛!你这坏哥哥……”。

    阿浩:“妹妹,你快弄我的小弟弟,我就帮你弄小屄。”说完,就把嘴对着我那丰满的阴唇,并对着那迷人的小屄吹气。一口一口的热气吹得我连打寒颤,忍不住挺起肥大的屁股。

    阿浩乘机托住丰臀,一手按着屁眼,用嘴猛吸小屄。我只觉得阴壁里一阵阵骚痒,淫水不停的涌出,使我全身紧张和难过。

    接着阿浩把舌头伸到里面,在阴道内壁翻来搅去,内壁嫩肉经过了一阵子的挖弄,更是又麻、又酸、又痒,我只觉得人轻飘飘的、头昏昏的,拼命挺起屁股,把小屄凑近阿浩的嘴,好让他的舌头更深入穴内。

    我从未有过这样说不出的快感,我什么都忘了,宁愿这样死去,我禁不住娇喘和呻吟:“啊……啊……噢……痒……痒死了……好哥哥… …啊……你……你把我的骚屄……舔得……美极了……嗯……啊……痒……我的骚屄好……好痒啊……快……快停……噢……”

    听着我的浪叫,阿浩也含含糊糊的说:“妹妹……骚妹妹……你的小屄太好了。好妹妹,我的鸡巴好……好难受,快帮我弄……弄……”

    我看着阿浩的大鸡巴,心想:“阿浩的鸡巴真大!要是插在小屄里,肯定爽死了!”禁不住就伸出两手握住,“啊……好硬、好大、好热!”套弄起来。

    不一会儿,阿浩的鸡巴变得更大了,龟头足有乒乓球大小,整根鸡巴红得发紫,大得吓人。

    由于阿浩第一次受到我这样刺激鸡巴,使他像疯了一般,用力挺动着配合我的双手,阿浩的双手则用力地抱着自己的大屁股,头用力埋在自己的胯间,整张嘴贴在阴户上,含着自己的阴蒂并用舌头不停地来回涮着。

    我的阴蒂被他弄得膨胀起来,比原来大两倍还不止。自己也陷入了疯狂,浪叫道:啊……啊……阿浩……我……好舒服啊……快!用力……用力……我要死啦……”

    “嗯……嗯……嗯……”阿浩也吸着我的阴蒂含含糊糊地应道。

    我与阿浩这时忘却了一切,疯狂地干着……猛然间,我们几乎是同时叫了起来:“啊……”一起高潮了。阿浩的精液喷了我一脸,自己的淫水也弄得阿浩一脸。

    阿浩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我的阴户,躺到自己怀里休息了一会,抬头看着我带着满足的笑容、并沾着自己淫水的脸,问道:“妹妹,舒服吗?”

    自己看着阿浩,满脸兴奋得羞红了的脸,轻轻的点了点头说:“舒服。”

    看着我娇羞的模样,阿浩忍不住又把自己压在身下,我无力地挣扎了几下,风骚的白了阿浩一下,娇声道:“坏哥哥,你还不够吗?”

    阿浩看着自己的骚样,心中一荡,鸡巴又硬了起来,顶在我的小腹上。自己一下就感觉到,吃惊地看着陈老板:“你……你怎么又……又……”

    看到我吃惊的样子,阿浩得意地说道:“我知道妹妹没吃饱,想请妹妹的肉穴吃个饱!”

    听着阿浩讲出这样淫乱的话,自己觉得非常得刺激,呼吸急促,臀部频频扭动,眼睛放出那媚人的异彩,嘴唇火热,穴儿自动张开,春水泛滥,好想让人干,于是我娇淫的说:“那就让我的小屄尝一尝你的大鸡巴吧!”

    阿浩如何忍得住,兴奋得把腰乱挺,自己“咯咯咯”地浪笑:“傻哥哥,不是这样,咯咯……让我来帮你。”说完,我一只手握住阿浩的大鸡巴移近自己阴户,一只手分开自己的阴唇,然后一挺腰,“滋”的一声,阿浩的大鸡巴终于进到了我的阴户内,“啊……”两人都忍不住叫了起来。

    阿浩觉得自己的小弟弟好像浸泡在温泉中,四周被又软又湿的肉包夹得紧紧的,不由得大为赞叹:“好爽……妹妹的肉穴真好。”

    “好哥哥,你的鸡巴真大,我从来没被这么大的鸡巴干过,太爽了!快用力干吧!”我也投桃报李,将阿浩的鸡巴夸赞一番。阿浩热情地吻我的香唇,自己也紧紧地搂着他的头。

    我双腿紧勾着阿浩的腰,那肥大的玉臀摇摆不定,我这个动作使得阳具更为深入,阿浩也就势攻击再攻击,拿出特有的技巧,猛、狠、快,连续地抽插,插得淫水四射,响声不绝。

    不久,自己又乐得大声浪叫道:“哎呀……冤家……好哥哥……你真……会干……我……我真痛快……哥哥……会插穴的好哥哥……太好了……哎呀……哥哥……你太好了……逗的我心神俱散……美……太美了……”同时扭腰挺胸,尤其那个肥白圆圆的玉臀在左右摆动、上下抛动,婉转奉承。

    阿浩以无限的精力、技巧,全力以赴,干得我淫荡地挺耸着屁股,恨不得将阿浩的阳具都塞到阴户里去。我的骚水一直流不停,也浪叫个不停:“哎呀……阿浩……我可爱的哥哥……干得我……舒服极了……哎呀……插死我了……”

    我的两片阴唇一吞一吐地极力迎合阿浩大鸡巴的上下移动;一双玉手在阿浩的胸前和背上乱抓,这又是一种刺激,使得阿浩更用力地插,插得又快又狠。

    “哎呀……嗯……喔……哥哥被你……插得……舒服极了……天啊……太美了……我……痛快极了……用力……用力……哦……哦……好爽……好哥哥……妹妹被你干得爽死了啊……用力干……把妹妹……的肉穴……插烂……”自己被插得浪叫不停。

    “骚妹妹,我……哦……我要干死你……舒服吗?是不是比你之前男友都厉害?”阿浩边干边问。

    “哥哥……嗯……喔……你太厉害了……对……干……干死……骚妹妹……唔……我爱你……我要一辈子……让你插……永远不和你分离……”

    突然,“啊……我死了……哦……”自己猛的叫一声,达到了高潮。

    阿浩觉得自己的子宫口,正一夹一夹的夹着阿浩的大鸡巴,忽然用力地收缩一下,一股泡沫似的热潮直冲向阿浩的龟头。阿浩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挺,用力地把龟头顶住我的子宫口,然后就觉得有一股热流,从鸡巴里疾冲而出直射向我子宫深处。

    自己被阿浩滚烫的精液射得险些晕过去,我用力地抱着阿浩,陶醉地靠在他胸口上面,享受着高潮的余韵。阿浩的鸡巴,还在自己的阴道内一跳一跳地抽蓄着,继续把剩余的精液向自己体内灌注。

    狂潮之后,阿浩边拔出鸡巴,边对着我说道:“骚妹妹,你的肉穴吃饱了吗?”

    我抬起头,吻了阿浩满是汗水的额头一下说:“大鸡巴哥哥,你好厉害哦!操得妹妹好爽,骚肉穴从未吃得这样饱过。”

    阿浩:“那你怎么感谢我?”

    我:“你要妹妹怎么谢,妹妹就怎么谢嘛!”我向阿浩傻了一个交

    阿浩:“真的?妹妹,我从未看过正妹的玉体,你让我仔细看看好吗?”

    “女人的身体还不都是一样嘛!人家玩都被你玩过了,还有什么好看的?”我说着,却将身体横躺,让阿浩仔细一看。

    自己那丰满的身段曲线毕露,整个身体隐约的分出两种颜色:自胸上到腿间,皮肤极为柔嫩,呈现白皙皙的,被脖子和双腿的黄色衬托得更是白嫩。胸前一对挺实的乳房,随着自己紧张的呼吸而不断起伏着,乳上两粒黑中透红的乳头更是艳丽,使阿浩更是陶醉、迷惑。

    细细的腰身及平滑的小腹,一点疤痕都没有;腰身以下便逐渐宽肥,两胯之间隐约现出一片赤黑的阴毛,更加迷人;毛丛间的阴户高高凸起,一道鲜红的小缝从中而分,更是令人着迷。

    阿浩看到此,整个神经又收紧起来,马上伏身下去,此时的他像条饥饿已久的野牛,口、舌没有一分钟休息地狂吻着、狂吮着,双手也毫不客气地在我的双峰上、小腹上、大腿上,还有那最令人销魂的地方,展开搜索、摸抚。

    在阿浩双手的抚摸之下,我那略显红黑的大阴唇,如今已是油光发亮了,阿浩用手去拨开我两片小阴唇,只见里面出现了若隐若现的小洞天,洞口流出了动人的淫水,阿浩一见就毫不考虑地低下身去吻着那阴核,同时将舌尖伸进那小洞里去舔。

    阿浩舔得越猛烈,自己的身体就颤得越厉害,最后我哀求地呻吟着:“哥哥……我受不了了,快插进去吧……人家……难受死了……”

    于是阿浩也不再等待,深深吐出一口气,双膝翻入自已的双腿内,把我的双腿分得更开,然后用双手支撑着身子,挺着火热的大鸡巴,对准了桃源洞口轻轻的磨了一下。

    自己感觉到阿浩的大鸡巴一碰触到阴户,急忙伸出我的右手握着阿浩的大鸡巴,协助阿浩把龟头对准自己的阴道口,阿浩屁股一沉,整个龟头就塞进了阴户。这时我那红红的香脸上出现了无限笑意,水汪汪的眼中也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阿浩见我如此主动合作,比上一回合放得更开、表现得更骚浪,当然是喜不自胜,屁股猛地用力一沉,把他的大鸡巴一直送到花心。阿浩随即提起大鸡巴,“噗” 
    一声拔出来,然后对准小屄“滋”一声又一次全根尽没……就这样,大鸡巴在我的屄里“噗滋、噗滋”地一进一出起来。

    由于我们都泄了两次,这一次重燃战火,更是凶猛,火势烧得更剧烈。阿浩是越抽越快,越插越勇,自己是又哼又叫,又美又舒服。

    抽送了没多久,阿浩感到大鸡巴在阴户里被夹得好舒服,龟头被淫水浸得好痛快,于是他将自己的双腿高架在肩上继续操。果然,这姿势诚如黄色书刊上所说,女的阴户大开、阴道提高,大鸡巴可次次次送到花心底部,同时男的可低头下视两人性器抽插情形。

    阿浩看着大鸡巴抽出时,将我的小屄带着穴肉外翻,分外好看;插入时,又将这片穴肉纳入小穴内,这一进一出、一翻一缩颇为有趣,看得他欲火更旺,抽插速度也越快。由于刚泄了两次,所以这次他抽插得更是耐久。

    抽插一快,那穴内的淫水就被大鸡巴磨擦得发出美妙的合击声:“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这时的我也感神魂颠倒,大声浪叫着:“好哥哥,亲哥哥……你插得我痛快极了!阿浩,你真是我最好的亲丈夫,亲哥哥……我好舒服啊!太美了!哎呀……我要上天了……阿浩……快用力顶……啊……唔……我要……出……来了……又要丢了……喔……”

    阿浩的龟头被火烫的淫水浇得好不舒服,这是多么美!第一次尝到正妹异味,也领略了与女生性交的乐趣。我淫水一出,阿浩就将我双腿放下,伏下身吻着我的香唇,同时右手按在自己的双乳上探索。

    “嗯!好软、好细、好丰满!”阿浩抚摸我的双乳,感到无限享乐,不禁叫道。

    阿浩的大鸡巴将我的小屄塞得满满,我的香唇也被他封得紧紧的。自己吐出了香舌,迎接阿浩的热吻,并收缩着阴道,配合着阿浩大鸡巴的抽送。

    忽然自己大声浪叫着:“啊!美……太美了……我快活死了……阿浩你太伟大了……干得我……太美了……插吧……把小屄插穿了也没关系……我太快活了……真的……太美了!”

    阿浩像一只饿狼,饿不择食,用尽了全身力量向我的小屄狠狠地发动最后冲刺。而自己则像一只发情的母老虎,低吟高啸,魂入九霄,达到了高潮。

    这时自己全身猛然一颤,一股火热的淫水,又从子宫口喷射而出,我再次被阿浩操到了高潮,真是太美了!阿浩的龟头被淫水一洒,全身起了一阵颤抖,小腹一紧,丹田内一股热呼呼的精子,顿时像喷泉似的全射到自己的阴道内。

    “啊……阿浩,美死了……我升天了……”我被阿浩的精液喷射得浑身乱颤,爽得几乎昏过去了。

    我们俩静静地拥抱着,享受着射精后的片刻美感,谁也不愿稍动一下。至此之后,我就当了阿浩女友,也爱上了大鸡巴,每天都期待晚上能跟阿浩出去,能有个大鸡巴的男友真好。


    很多人都说我可以去当模特尔,原因很简单,就是我173公分,有个修长的美腿,且胸部也有33C,学生时代就交过不少男友,当然也见过好几只肉棒了,在加上我偶尔也是会看看A片的,大概知道男人这种动物,而我并不是一定要有性生活,我不是需求度很高的人,但做起爱来,我也是会很想受的,说一些淫荡的话。

    而随着年纪越大,自己对择偶条件,就越来越现实,但往往总是不如所愿,之前有个有钱又帅的男友,但他们家要移民美国,他虽然说要娶我,但必须我也要到美国,由于我英文很烂,在加上我舍不得父母,最后我宁愿选择分手,自己想着反正世界上又不是只有你一个男生,我知道自己很自私,但我就是那么的现实。

    而出社会我到一家高级餐厅上班,我们有两套工作服,一套是短裙,一套是开高衩旗袍,老板摆明就是叫我们女员工,露腿吸引顾客,当然这份薪水待遇非常高,因为我们都有被挑过,而上门的顾客,大部分都是很有钱,这家餐厅实在不便宜,当然也有碰到想追我的人,但最后却是被阿浩给追到我。

    第一次注意到阿浩时,他总是每天七点准时到餐厅报到,且每天固定坐9号桌,且一个人默默自己吃着东西,一个小时候自己就离开了,其实不止是我,我们所有服务人员,对他开始很好奇,一个月后,终于有同事忍不住,开始跟他聊天,后来发现他还蛮健谈的,很爱搞笑,大家都慢慢地跟他混熟,才知道阿浩大我一岁而已。

    就在有一天,我下班时,他在楼下等我,原来他说他已经爱上我,想送我回家,突如其来的告白,我当然不肯,且我坐捷运只有五站,家也在捷运口附近,我根本不会想被载,但阿浩变成每天吃饭,还会每天等我下班,就在有一天,台风夜的前一晚,我才刚下楼,衣服就被用湿了,于是终于让他载,有一就有二,之后慢慢地就变成他固定接我下班,我们也已经好到,认干哥干妹了。

    再发展下去,就变成下班后,我们还会去吃个消夜才回家,我发现不知不觉爱上了他,有一天礼拜五晚上,我们吃完消夜,他说想在旁边的汽车旅馆休息,我也不是什么三岁小孩了,我大概知道他想做啥,由于我已经好久没做爱了,那天不知为什么那么的想要,于是害羞的,答应了他。

    走进旅馆那一刻,阿浩把我抱进房中,放在床上,我把女生该有的经持,丢到脑后,迅速解开阿浩的牛仔裤,我望着高昂在自己眼前的大肉棒,真的不夸张,阿浩的鸡巴,跟我以前的男生无法比,不知有没有20公分,且又是粗的不像话,只有在A片,我才看过这种尺寸,阿浩长的高高的,又属于斯文型男生,完全无法连想他有如此的大鸡巴。

    自己心里是既害怕又想要,刺激和紧张冲击着我全身的细胞,我心中多么渴望阿浩,马上把他的大鸡巴,插入自己那饥渴万分的小肥穴里,抽插一番后再喷洒甘露去滋润它啊!可是又害怕,若被人发觉了这件事,便颜面无存,如何是好?

    不容我多想,阿浩已压到我身上,像个得到了期盼已久玩具的小孩子,一边握着我软绵绵,又富有弹性的大奶子搓揉,又用掌心压在奶头上左右摆动;另一只手则伸到阴户外挑逗,他很有技巧地把食指与中指插入阴道里轻轻抽送,拇指就放在阴核上面揉着圆圈。

    我感到犹如触电,全身酥麻得难受,阿浩越用力,我就越觉得舒服,双腿张得越开,我的小穴开开的迎向阿浩,连藏在股沟里的屁眼,也清楚地露了出来。我一面受阿浩的亵玩,一面似乎地轻哼:“喔……喔……阿浩……痒死了……喔……你……真会弄……”

    我现在已把一切羞耻、担心抛诸脑后了,小穴酥痒难忍、阴道极度空虚,迫切需要阿浩那条大鸡巴狠狠插她我一顿,使我发泄掉,心中炽热的欲火才行。我主动伸出手去握住阿浩那根又粗又长的大肉棒上下套动,一边为他做着奸淫自己的热身准备,一边骚浪地媚声叫春:“啊……啊……阿浩……你弄……弄得人真舒服……喔……喔……好哥哥……你下面真大……好棒啊……妹妹爱……爱死了……”

    阿浩受到我的夸奖,弄得更起劲了,把我两个奶头捏得膨胀成两颗大葡萄一般。小穴就更加夸张,阴核肿了起来像粒花生米,阴唇充血成深红色并微向两边分开,大量淫水从阴道中涌出,令阿浩的手指抽插间不断发出“滋滋啧啧”的骚水声。

    我被阿浩逗得气喘吁吁、欲火中烧,阴户已经痒得难受,他再不把大鸡巴插进去,我快要急疯了,于是忍不住叫道:“好哥哥……别再弄奶奶了,我下面好……好难受啊……”

    阿浩听到我像母猫叫春一般的淫浪声音,心中想:“没想到我平时看起来这么乖巧,原来一上到床竟这么淫荡。”于是对我说:“妹妹,我下面也好难受,你用口帮我弄弄,我就将你下面搞爽。”

    说着也不等我答应,他就转身来个69式,让自己的大鸡巴对着我的小嘴,自己则低下头,用双手扳开我的双腿仔细看。只见在一片乌黑的阴毛中间,有条像发面一般的鼓鼓肉缝,顶端有颗鲜红的小樱桃站立着,不停地颤动跳跃;两片肥美的阴唇不断张张合合,像张嗷嗷待哺的小嘴;阴户四周的耻毛被淫液,沾到湿透了,润泽得闪闪发光;阴道里泄出的淫水,已经充满了屁股沟,连肛门也被淫水淹没成一个黏糊糊的小凹洼。

    阿浩把嘴巴凑到我的肛门边,伸出舌头轻舔那些放射线状的粉红色皱褶,舌头刚碰到粉肉蕾,我便猛的一颤:“别……别碰那里,坏哥哥……人家没叫你弄那儿……”

    阿浩:“好妹妹,那你要我弄哪儿?”

    我:“弄……弄……前面。”

    阿浩故意问:“前面?前面什么地方?”

    我既娇且淫地答道:“前面……前面……就……就是人家的小屄嘛!你这坏哥哥……”。

    阿浩:“妹妹,你快弄我的小弟弟,我就帮你弄小屄。”说完,就把嘴对着我那丰满的阴唇,并对着那迷人的小屄吹气。一口一口的热气吹得我连打寒颤,忍不住挺起肥大的屁股。

    阿浩乘机托住丰臀,一手按着屁眼,用嘴猛吸小屄。我只觉得阴壁里一阵阵骚痒,淫水不停的涌出,使我全身紧张和难过。

    接着阿浩把舌头伸到里面,在阴道内壁翻来搅去,内壁嫩肉经过了一阵子的挖弄,更是又麻、又酸、又痒,我只觉得人轻飘飘的、头昏昏的,拼命挺起屁股,把小屄凑近阿浩的嘴,好让他的舌头更深入穴内。

    我从未有过这样说不出的快感,我什么都忘了,宁愿这样死去,我禁不住娇喘和呻吟:“啊……啊……噢……痒……痒死了……好哥哥… …啊……你……你把我的骚屄……舔得……美极了……嗯……啊……痒……我的骚屄好……好痒啊……快……快停……噢……”

    听着我的浪叫,阿浩也含含糊糊的说:“妹妹……骚妹妹……你的小屄太好了。好妹妹,我的鸡巴好……好难受,快帮我弄……弄……”

    我看着阿浩的大鸡巴,心想:“阿浩的鸡巴真大!要是插在小屄里,肯定爽死了!”禁不住就伸出两手握住,“啊……好硬、好大、好热!”套弄起来。

    不一会儿,阿浩的鸡巴变得更大了,龟头足有乒乓球大小,整根鸡巴红得发紫,大得吓人。

    由于阿浩第一次受到我这样刺激鸡巴,使他像疯了一般,用力挺动着配合我的双手,阿浩的双手则用力地抱着自己的大屁股,头用力埋在自己的胯间,整张嘴贴在阴户上,含着自己的阴蒂并用舌头不停地来回涮着。

    我的阴蒂被他弄得膨胀起来,比原来大两倍还不止。自己也陷入了疯狂,浪叫道:啊……啊……阿浩……我……好舒服啊……快!用力……用力……我要死啦……”

    “嗯……嗯……嗯……”阿浩也吸着我的阴蒂含含糊糊地应道。

    我与阿浩这时忘却了一切,疯狂地干着……猛然间,我们几乎是同时叫了起来:“啊……”一起高潮了。阿浩的精液喷了我一脸,自己的淫水也弄得阿浩一脸。

    阿浩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我的阴户,躺到自己怀里休息了一会,抬头看着我带着满足的笑容、并沾着自己淫水的脸,问道:“妹妹,舒服吗?”

    自己看着阿浩,满脸兴奋得羞红了的脸,轻轻的点了点头说:“舒服。”

    看着我娇羞的模样,阿浩忍不住又把自己压在身下,我无力地挣扎了几下,风骚的白了阿浩一下,娇声道:“坏哥哥,你还不够吗?”

    阿浩看着自己的骚样,心中一荡,鸡巴又硬了起来,顶在我的小腹上。自己一下就感觉到,吃惊地看着陈老板:“你……你怎么又……又……”

    看到我吃惊的样子,阿浩得意地说道:“我知道妹妹没吃饱,想请妹妹的肉穴吃个饱!”

    听着阿浩讲出这样淫乱的话,自己觉得非常得刺激,呼吸急促,臀部频频扭动,眼睛放出那媚人的异彩,嘴唇火热,穴儿自动张开,春水泛滥,好想让人干,于是我娇淫的说:“那就让我的小屄尝一尝你的大鸡巴吧!”

    阿浩如何忍得住,兴奋得把腰乱挺,自己“咯咯咯”地浪笑:“傻哥哥,不是这样,咯咯……让我来帮你。”说完,我一只手握住阿浩的大鸡巴移近自己阴户,一只手分开自己的阴唇,然后一挺腰,“滋”的一声,阿浩的大鸡巴终于进到了我的阴户内,“啊……”两人都忍不住叫了起来。

    阿浩觉得自己的小弟弟好像浸泡在温泉中,四周被又软又湿的肉包夹得紧紧的,不由得大为赞叹:“好爽……妹妹的肉穴真好。”

    “好哥哥,你的鸡巴真大,我从来没被这么大的鸡巴干过,太爽了!快用力干吧!”我也投桃报李,将阿浩的鸡巴夸赞一番。阿浩热情地吻我的香唇,自己也紧紧地搂着他的头。

    我双腿紧勾着阿浩的腰,那肥大的玉臀摇摆不定,我这个动作使得阳具更为深入,阿浩也就势攻击再攻击,拿出特有的技巧,猛、狠、快,连续地抽插,插得淫水四射,响声不绝。

    不久,自己又乐得大声浪叫道:“哎呀……冤家……好哥哥……你真……会干……我……我真痛快……哥哥……会插穴的好哥哥……太好了……哎呀……哥哥……你太好了……逗的我心神俱散……美……太美了……”同时扭腰挺胸,尤其那个肥白圆圆的玉臀在左右摆动、上下抛动,婉转奉承。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